沙漠等雨 – 垃圾城

沙漠等雨 – 垃圾城

文 | 朱雅蕙

埃及首都开罗以东有个叫做Mokattam City的地方,里面住着被外人称为‘Zabbaleen’的一群人,这种称呼其实是带有贬义的,意思是‘垃圾收集人’,他们常被视为是污秽的一群人。这里一家大小每天都进行着垃圾收集˴分类˴转售以及再循环的工作,屋里屋外堆满垃圾,收入来源和生活环境已和垃圾融在一起。

每天繁华的开罗市都会制造大量的垃圾,三分之二都会运往这里来进行处理。其实Zabbaleen的工作是非常伟大的,如若不是他们,开罗的卫生状况或许比Mokattam City还不堪。

每天繁华的开罗市都会制造大量的垃圾,三分之二都会运往这里来进行处理。其实Zabbaleen的工作是非常伟大的,如若不是他们,开罗的卫生状况或许比Mokattam City还不堪。

我和二哥是从开罗市乘车来到Mokattam City的,穿越这座城市时,看到这里的一切,只能说是给了我们视觉和感受上不小的冲击。话说回来,为什么我和二哥会去垃圾城呢?难道就为了无聊看垃圾再循环?当然不是啦!我们其实是要到Mokattam山上著名的洞穴教堂Cave Church参观,只是必须途经这座垃圾城而已。

Mokattam City小巷里咖啡馆前吸水烟的男人。相比大马,水烟在埃及是比较普遍的,到处可见。

Mokattam City小巷里咖啡馆前吸水烟的男人。相比大马,水烟在埃及是比较普遍的,到处可见。

Mokattam山里有几个洞穴教堂,我们只参观了最大的The Monastery of Saint Simon。这里可以容纳大约2万教徒同时进行祈祷活动,是目前中东最大的基督教堂。这里的基督教徒都是Coptic church的信徒,这教会始于埃及,和其它基督教会不同,他们拥有自己的文字,使用自己的历法,也进行斋戒 。

Coptic Church的由来是经过1500年的压迫和沧桑演变而成的。在四到八世纪时,埃及人大多是基督教徒,后来阿拉伯人成功占领埃及,伊斯兰教也成了主要信仰。Copts是阿拉伯人对埃及基督教徒的称呼,才有了后来的Coptic。身为一个国家少数信仰的族权,难免会受到一些不公平对待,就以2009年埃及政府因为H1N1流感而大型宰杀猪只为例(虽然WHO已经说了只会人传人,不是猪传人),受影响的就是这些养猪的基督教徒们,损失惨重,至于有没有得到赔偿,就不可而知了。只是这不公平对待在全世界都会发生,不只是埃及,大家只是以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Cave Church(Church of Saint Simon The Tanner)的外观。

Cave Church(Church of Saint Simon The Tanner)的外观。

从Mokattam City出来后,心里的压迫感才逐渐消失。后来我和二哥还去了一趟City of Death,Qarafa Necropolis。这里以前是个伊斯兰大墓园,里面是满满的坟墓,现在已经成了守墓者和其家人的居所。活人和地下的死人生活在一起,在墓碑旁煮饭烧菜,在狭隘的空间里活动是这里常见的现象。因为开罗市的拥挤问题日益严重,这里已经不只是当初的守墓者所居住的地方,外来者更是居多,对于无奈霸占死人的永眠之地,大家都是不得已的。

Cave Church的内部情况,这洞穴是被凿出来的,非常壮观。

Cave Church的内部情况,这洞穴是被凿出来的,非常壮观。

我和二哥只在这里稍作停留,没有进入民宅参观,也没拍到‘墓屋’的任何照片,现在想来真的有点后悔,只是已经路过了,也错过了,只能当作是心底一次的遗憾咯!

墙上的雕刻和石像。
墙上的雕刻和石像。

预告:下一期是沙漠等雨的最后一篇了,让我们以一只欢快的舞来告别吧!

朱雅蕙

80年代在槟城一个小渔村出生。毕业于理大医学系,现为外科医生。虽手中握刀,但仍能趴趴走、当文字新人,感恩无限。

ADVERTISEMENT

本周热门
精选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