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珠穆朗玛-南岐巴札奇闻

寻访珠穆朗玛-南岐巴札奇闻

文 | 朱雅蕙

那些年,传闻中是他和我,真实的有几分?

这些年,传闻中是他和她,真实的又有多少?

听说,他回来了,带着伤。

听说,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痛苦难当。

没有我参与的传闻,是该祝福还是诅咒?

别说了,无所谓,这些是非,早就与我无关。

* * * * * * * * * *

2015年9月11日,晴,有云。Namche Bazar有趣的休息日。

南岐巴札是登山旅客们的天堂,在出发之前就听到了关于它的美丽。在这里可以品尝高山咖啡和美味的蛋糕,可以买到便宜的登山用品,晚上也可以在pub里喝酒聊天。因为有了期待,在幸苦上山的过程中,无数次脑子里都浮现了香喷喷的咖啡和美味的蛋糕,这也是支持我们继续往前的动力,Matt可是一路念叨着‘espresso, butter toast, croissant’上的山。

不过可惜的是,期望与失望只是一字之差。

其实不难看出南岐巴札曾经美好的面貌,只是那一场大地震把这里的水力发电站和水道毁了,现在正在重建中,要到十月才能完工。没有了原来的水电供应,电源只能靠各家的发电机,每晚只能供应几小时的电源,所有咖啡馆和面包店也都处于停业状态,直到水力发电站复修完毕。

各家的水源只能靠人力从附近的河里挑上来,挑水走山路是件吃力的粗活,所以常会缺水。经常发生的状况是,你上完厕所后才发现旁边的水桶里一滴不剩,无法冲水。如果你上的是大号,除非你愿意冲掉一公升价一元美金的矿泉水,不然你只能很无耻的把你的成果留下。幸好我在还没适应环境的时候都不会有上大号的冲动,无需在奢侈和无耻之间做选择。

因为大家都有不奢侈的美德,每每经过厕所时,就是练闭气功的最佳时机。

如果如厕已这般光景,更别说冲凉和洗衣了。我是个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好公民,一天必须冲二至三次的凉,不然会浑身不自在。对于这一点,我有两个执着,第一是必须洗澡,第二是每天至少换一件衣服。因为天气很冷,洗热水澡需付一笔可观的费用,只能用湿毛巾抹身体,但每隔一天用冷水洗个头发应该不算过分的执着吧?

对于我蹲在河边洗头洗衣这件事,想必是南岐巴札当天的奇闻。我的想法是,以其在更高海拔,更冷的地方做这些事,不如现在就进行,只不过地点从山屋的冲凉房换到了户外的河边,从关起门做的事弄成了众所周知而已嘛!

住宿两百米外有个水道,旁边有个人造小池塘,用来积水,是大家共用的浆洗之地。早上六点,池塘边已经有两名妇人在洗衣服,在她们好奇的眼光下,在过路人们的指指点点中,我完成了我所执着的两件事。只不过六点钟的河水超级冰冷,冻得我十根手指都红了,我终于能够体会古时候人们在河边洗衣的痛苦了。

执着的代价是,十根手指事后发麻了三个小时,还以为是冻疮,幸好后来好了。

走回山屋,一路上多了几双盯着我看的眼睛,在餐厅里遇见老板时,他问我是否到池塘去了,看来我在一个小时内已成功把自己变成小镇奇闻的主角,有点不好意思了啦!

Namche Bazar的人造小池塘,是镇里的浆洗之地。没有任何器具,如何蹲着洗头绝对是一门学问哦!
池塘边的小可爱,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妈妈正在一旁洗衣,小可爱在吃饼干,只是这瓶‘Red Bull’饮品是给她的吗?

其实很多登山客还是很喜欢南岐巴扎这个小镇的,这里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登山旺季时,这里的山屋很可能会客满而找不到住宿,导游和挑夫是要在大厅睡的。幸好我们到这儿时旺季才刚要开始,而且地震后泥泊尔还没完全复苏,还没开放让那些攀登珠峰的队伍进来,所以生意是有点惨淡的。我一直觉得很幸运,因为不需要跟别人挤,睡觉时可以盖上厚厚的双层被单,比睡袋强多了。

猜猜看,是黄牛还是牦牛?其实都不是,这是犏牛(Dzong),黄牛和牦牛的混血品种。因为气候的不同,黄牛只能在Namche Bazar或更低的海拔地区生存,而牦牛只能在Namche Bazar海拔以上的地区生存,所以这种犏牛,只有在Namche Bazar最常见得到。

 

预告:在Namche Bazar停留两天,为的是让我们能适应高海拔所带来的生理反应,也就是所谓的acclimatization,以此减低高山症的风险。第二日是休息日,虽说是休息,还是要爬的,目标是海拔3880公尺的Everest View Hotel。下一期,我终于见到了珠峰,虽然她离我还是那么的遥远。

朱雅蕙

80年代在槟城一个小渔村出生。毕业于理大医学系,现为外科医生。虽手中握刀,但仍能趴趴走、当文字新人,感恩无限。

ADVERTISEMENT

本周热门
精选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