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珠穆朗玛 - 一日休

寻访珠穆朗玛 - 一日休

文 | 朱雅蕙

往Everest View Hotel的路上。。。。。。

我:珠峰珠峰您在哪?

珠峰:我就在那朵云后。

我:珠峰珠峰,您为何老爱藏着?

珠峰:我亲爱的客人呀!请你给我一个展现自己于世人的理由。

我:。。。。。。

* * * * * * * * *

2015年9月11日,晴。Namche Bazar → Everest View Hotel → Namche Bazar。还是要爬,这真的叫休息吗?

在南岐巴札停留两天,为的是让我们能适应高海拔所带来的生理反应。第二天是休息日,虽说是休息,还是要爬的,目标是3880m的Everest View Hotel。

今天我走在前头,跟着挑夫Mingma的步奏往上,他的脚步很慢,却感觉这个pace很适合我,路程也变得很轻松,除了有些气喘和腿酸以外,已经没有昨天那就快垮下的感觉了。

其实攀升的幅度还是很大的,但却不觉得幸苦。脚下是Namche Bazar小镇。

在上Everest View Hotel的路上,我们先到另一个观景点,是一个小小的公园,从小镇出发,大约三十分钟比较轻松的路程。天气很好,可以看到好几座雪山,却叫不出名字,或许应该回去做些功课,才能分辨清楚了。珠穆朗玛峰总是很调皮,爱藏在云层里,通常能看到她旁边几座姐妹峰,却只能在机缘巧合下,云雾散去后,她才会向世人展现她的美丽。我们就只幸运了三分钟之久,隐约地看到了她的三角金日塔型的雪峰,然后就被云雾遮盖了。

正和队友说着冷笑话,拨云见日,珠峰就悄悄地在背后出现了。

这公园里有个人像,是纪念第一位征服珠穆朗玛峰的尼泊尔人,Tenzing Norgay。Tenzing是所有尼泊尔人的英雄,他本身是个夏尔巴人,在1953年,他和Sir Edmund Hillary成为世界史上最早登上珠峰的两个人。

1802年,英国开始在印度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测试,为的是统计出世界最高峰,可惜尼泊尔当时实行对外关闭的外交政策,这增加了测试的难度。一直到1852年,Radhanath Sikhdar 才证实了珠峰为世界最高峰,把她称为第十五峰(Peak XV),而正式被英国人命名为Everest是在十三年后。

作为世界最高峰,征服珠穆朗玛是所有登山者的梦想。1921年,英国开始了第一次远征珠峰的旅程,当然,最终以失败结束。自从被世人证实为最高峰,那么多年过去了,珠峰就在那儿静静等着人类来征服她。一直到101年后,经过24个探险队,15次的远征,终于在1953年5月29日近中午时分,Sir Edmund Hillary 和Tenzing Norgay从南边成功征服了这世界之最高峰。这消息传到英国时,正是伊丽莎白二世加冕之日,大家都认为这是给英国新女王最珍贵的礼物。

Namche公园里的Tenzing Norgay雕像,手里高举着冰镐,冰镐上是一挂由联合国,英国,尼泊尔和印度国旗串起的旗子,他是第一位把旗子插在珠峰顶上的人,当时他的这个动作被Sir Edmund Hillary拍了照,成为那张最具历史性的留影。
当时还是黑白照,Tenzing Norgay把四国国旗插在珠峰上。照片取自网上。

 

Sir Edmund Hillary曾经在他的自传里写道:“他人生中最大的成就并非是成为登上珠峰的第一人,而是他下山后有幸参与改善山区的生活,成功把Khumbu区变得更好。”他协助夏尔巴人建立学校、医疗诊所、灌输健康意识、推行健行运动以增加山区里的工作机会和改善经济,给了他们生命的曙光,他是一位值得让大家敬仰和学习的登山英雄。

离开这个让人充满敬畏之意的小公园,我们继续往Everest View Hotel走,天气晴好,只是迟迟不见珠峰现身。

珠穆朗玛峰总是很调皮,爱藏在云层里,通常能看到她旁边几座姐妹峰,却只能在机缘巧合下,云雾散去后,她才会向世人展现她的美丽。我们就只幸运了三分钟之久,隐约地看到了她的三角金日塔型的雪峰,然后就被云雾遮盖了。

 

到达Everest View Hotel时大约九点半,这酒店正如其名,有个观景台,可以看到珠穆朗玛峰。这是一家由日本人创办的五星级酒店,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酒店。原本酒店附近有个小飞机场(Syangboche Airport),很多有钱人可以飞到这里度假,到酒店的观景楼看珠峰,不需要幸苦的从Lukla爬上来。但在,因为机场频频发生意外,不符合安全标准而被关闭了。随着机场的关闭,酒店的生意一落千丈,酒店管理也因此疏于打理,不复当年的光景了。现在,除了像我们这些经费有限的登山客到观景楼喝咖啡外,还有少数客人愿意花费一笔可观的美金,乘直升机到酒店一游后离开,已经很少旅客会入住酒店了。

珠峰再次证实了她的深不可测,到达Everest View Hotel时就只剩茫茫的云雾一片,连旁边的姐妹峰都不见了。起初我们还抱着希望,点了一杯热茶,坐在观景台上等了45分钟,后来雾越来越重,空气渐冷,我们只好下山了,可惜浪费了我那三美元的热茶了。

乌云密布,Everest View Hotel的观景台挤满了客人,可就是无缘看到珠峰。

 

预告:从Everest View Hotel下来后,开始无所事事,且看我是如何度过在Namche Bazar的剩余时光的。

朱雅蕙

80年代在槟城一个小渔村出生。毕业于理大医学系,现为外科医生。虽手中握刀,但仍能趴趴走、当文字新人,感恩无限。

ADVERTISEMENT

本周热门
精选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