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电影在哪里?

原创电影在哪里?

文 | 陈伟光

电影作为一门艺术,其本质就在于创造,但纵观当今最卖座的电影,能够称之为原创的已经凤毛麟角,银幕上充斥数不清的续集、前传、外传、衍生作、重启和翻拍,各种榨干创意的手段层出不穷,原创电影真的那么难寻吗?

原创绝迹票房榜十大

以北美市场(美国和加拿大)为例,从2017年到2019年,年度票房榜前十名的电影名单中,竟然没有一部是原创电影。漫威与DC超级英雄、星战电影系列、迪士尼动画和它的真人版、侏罗纪世界、不可能的任务等等,清一色来自原有的卖座系列,连好评如潮的《It》和《Joker》也是旧片翻拍或角色重启。原创电影能够跻身票房十大,还要追溯到2016年的《The Secret Life of Pets》、《Zootopia》和《Sing》,而且三部都是动画,让人感概真人电影的创意去了哪里?去年疫情爆发,不少续集和系列大片被逼延后之下,十大票房榜上才总算看到科幻片《Tenet》和动画片《Onward》两部原创作品。到了今年,暂时领先票房榜的《Godzilla vs Kong》和《A Quiet Place Part II》都是去年延后上映的续集电影,唯一称得上原创的也只有《Raya and the Last Dragon》这一部动画,情况没有太大改变。

电影公司不懂见好就收

实际上,每年出产的荷里活电影有接近四成是原创作品,只不过票房都不是特别出色,因而绝迹榜上前十名。只要往下看下去,排名越靠后原创就越多,由于票房分配不平均,就造成荷里活没有原创的错觉。也因为这个缘故,一旦有原创电影叫好叫座,就会成为奇货可居,被大公司收购版权,然后衍生一系列的续集,直到把原来的创意榨干为止。由James Wan开发的恐怖片《Saw》系列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十七年内拍了九部,概念不断被剥削,残余价值所剩无几。这和港产片巅峰时期一样,一种类型卖座,跟风之作就源源不绝,拍到观众反感,票房不行才罢休。这二十年来最卖座的飙车系列《Fast and Furious》也面对这样的问题,从最初的街头赛车演变到国际特工行动,场面不断加码,角色不断延伸,最新一部还飙到太空,早就脱离初衷,纯粹为票房而拍,哪怕口碑越来越差。

开创惊悚片新格局的《Saw》在十七年内拍了九部电影,概念不断被剥削,是电影公司不懂得见好就收的例子。

 

内容为王,原创为先

原创电影必须先要有一个好的剧本概念,再通过拍摄团队的发挥才能够成立。近几年出现的惊悚片《Get Out》,悬疑片《Knives Out》,恐怖片《A Quiet Place》都是因为故事概念出色,再配合导演和演员功力,才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突围而出。由于创意在荷里活难能可贵,电影的知识产权(IP)顿时成了抢手货,流媒体巨头Netflix最近便以高达4.5亿美元的天价买下《Knives Out》接下来两部续集的版权,击退同时竞标的Amazon与Apple两大对手。Netflix每年花费200亿来充实本身的片源,对值得开发的电影出手果断,不少被电影公司拒绝的计划都在他们手上复活,包括扬威奥斯卡的《Roma》和名导Martin Scorsese筹备多年的《The Irishman》,真正做到「内容为王,原创为先」的制片方针。

市场考量形成套路

为什么原创电影在荷里活越来越稀罕?这是因为写剧本不像写小说那样自由创作,编剧下笔时需要面向大众口味,还要适应各种商业制约,以及避开审查的风险,久而久之便会形成一种既定模式,也就是我们口中的套路。比较安全的做法就是改编现有题材,举凡小说、童话、戏剧、歌舞剧、电视剧、漫画、电玩、真人真事都是取材目标,只要观众受落,那就是成功的方程式,可以反复使用。对电影公司而言,改编受欢迎的资源比原创的风险来得低,因为已经受到市场验证,有了粉丝基础,其知名度有利行销,无需重新开发目标观众。哈利波特和魔戒这两大奇幻电影系列,主要是奠基在原著庞大的读者群,通过电影技术的包装,票房就有了一定的保证,电影公司才愿意砸下巨资开拍。超级英雄系列也是基于漫画的影响力,才成功打造出吸金的电影宇宙,让漫威的复仇者联盟和DC的正义联盟主宰了这十几年来的市场。

原创在于开发概念

真正的原创是前所未有的概念,它不但打开了观众的想象力,也打开了电影市场更多的出路。1977年的《Star Wars》和1999年的《The Matrix》开创了影坛的视野,前者提升了科幻电影的市场地位,后者启发了网络世代的新观念。《The Blair Witch Project》的出现则开创了恐怖片用手提摄影的仿纪录片手法,《Paranormal Activity》把闭路电视当成电影的镜头,《Searching》再进一步把剧情发展呈现在电脑屏幕内,这些电影都以低成本的创意掀起风潮。迈入21世纪,我们有Jason Bourne这个角色翻新了动作片的打斗设计,连007都要效法;《Gravity》打开我们对太空电影的眼界,《World War Z》让丧尸片更上一层楼,这些都是电影发展的里程碑。值得一提的是,在所有电影类型当中,只有爱情喜剧的原创性高达七成以上,仿佛说明现实中的爱情过于乏味,只有靠电影创作的爱情才值得憧憬。

《The Matrix》诞生在世纪交替,以承先启后的科幻片姿态,启发了网络世代的新观念。

 

昆丁与诺兰的创意

最后,说到原创这回事,我们不得不佩服以下两位大导演。鬼才Quentin Tarantino至今拍了九部电影,除了《Jackie Brown》改编自小说,其他都是原创故事,即使取材真实人物,也会被他改写历史进程,变成另一个自创的平行时空。所以我们会在《Inglourious Basterds》看到希特拉被炸死,《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的Sharon Tate并没有被邪教信徒杀死。Christopher Nolan的可贵在于其原创的电影叙事和概念,《 Memento》的颠倒次序、《Dunkirk》的时空交替、《Inception》的多层次梦境、《Tenet》倒行逆施的画面,每一次都无法被复制。只要这两大导演还在拍片,我们都不敢说荷里活没有创意。

只要昆丁和诺兰这两位大导还在拍片,我们都不敢说荷里活没有创意。

 

陈伟光

马来西亚资深剧场人、影痴与音乐发烧友,近年从剧场教学退休后,喜欢在社交媒体撰写各类艺评。

ADVERTISEMENT

本周热门
精选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