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不幸感染新冠,通过民事诉讼起诉疏忽方,行得通?

2020 年 09 月 29 日
警方在行管令期间执勤。(照片取自大马皇家警察脸书)


马来西亚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突然飙升至三位数,已连续几天超过3位数,9月29日截至今午12时,国内有101宗新增确诊病例,而且几乎所有州属都出现了新确诊病例,导致人心惶惶。

沙巴和吉打目前处于疫情高风险州属,槟城也出现一个新感染群,即“新港感染群”(Kluster Ara),这名零号病人是于9月15日从大马半岛抵达沙巴山打根机场入口处时进行筛检,确诊感染冠病。

如果有仔细观察,我们不难发现,不少民众在遵守防疫标准作业(SOP)方面已经有松懈下来的迹象,例如在排队购物时,部分民众已经不再遵守社交距离,也有报道指出,有民众隐瞒行踪,如到商店购物时,没有扫描(MySejahtera)或写下名字和体温,一些商店也开始不为顾客量体温,这些迹象都告诉我们,不少人开始松懈,这是不是导致确诊病例再次飙升的主因?

若因为他人的疏忽,导致自己感染新冠肺炎,是否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起诉疏忽的一方,为自己讨公道?

居民联合起诉扁担饭店业者

还记得引发锡瓦甘加感染群的扁担饭店业者尼查吗?他于8月13日被控4项违反隔离指令控状,被告承认罪名,被判监禁5个月及罚款1万2000令吉。

根据第1项控状,被告尼查于7月14日下午3时,没有根据1988年传染病预防及控制法令(342法令)第15(1)条文,没遵守规定在特定的地点进行隔离观察,出现在大众银行日得拉分行,抵触该法令第22(b)条文,若罪成可被判监禁不超过2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第2至第4项控状,指被告分别于同一天下午3时35分,出现在内陆税收局古邦巴素服务中心、3时58分出现在农业银行(Agro)日得拉分行及下午4时40分,出现在人民银行日得拉分行,同样违反居家隔离令,在相同罪名下被控。

在新冠病毒肆虐下,隐瞒疫情十分严重,因为除了隐瞒者将把病毒传染给身边的家人、朋友、同事,更会造成疫情扩散到邻州,甚至出现数代感染。如果情况严重,一些地区还得实施针对性加强行管令(TEMCO),数千居民需接受冠病检测。

律师:起诉人须证明因感染导致损失

违反行管令者遭警方逮捕。(照片取自网络)

基于这个原因,即使扁担饭店业者尼查被判罪后,吉北那坡市镇商家和居民也准备入禀法庭提呈民事诉讼,向他索取100万令吉赔偿金,作为该感染群影响下蒙受的损失。

吉打州消费人协会秘书莫哈末尤斯里表示,这巨大赔偿额是律师团提出建议,目的要警惕民众不要违规居家隔离令,而导致新冠肺炎疫情散播。

此律师团的3名律师都自愿提供免费服务,为商家和居民起诉该业者,该协会至今已收集200名商家和居民名单,包括5个非政府组织也加入起诉业者。

这也是全国首宗疫区居民提呈的民事诉讼案。该项诉讼案的起诉人是吉打州消费人协会,代表律师为莫哈末祖嫩拜哈基,并列扁担饭店业者尼札莫哈末为答辩人。

针对上述案件,两位执业律师洪伟翔和许文思异口同声对《观火》指出,起诉人必须向法庭证明确实是因这起感染群事件导致面对损失,这样一来才有胜诉索偿的机会。

他们说,马来西亚严格遵循普通法系,因此遵循先例在马来西亚法律制度里是很重要的原则,而且马来西亚法院采取”对抗制”,争议双方举证,让扮演被动角色的法官依据全部证据进行衡量和行使裁定。

“在马来西亚提起民事诉讼的过程是,受损方将使用法庭诉讼文件启动民事法律程序,案件的性质和法院的级别需要不同的程序和模式,被起诉的一方可以挑战有关诉讼,或选择提出抗辩。”

他们也说,在这起事件上,起诉人也要证明的确是对方的行为造成他们的损失,他们必须提呈超过51%的有利证据,法官如果认为起诉合情合理,才可以作出宣判;相反的,法庭如果认为诉方提供的证据不足,就可宣判起诉人败诉,甚至还需承担答辩人的堂费。

不过,在这个案件上,扁担饭业者理应遵守卫生部进行居家隔离14天的指示,但对方并没有这么做,明知故犯,因此已违反法定职责,民众是可基于这一点起诉他。

除了扁担饭业者的民事诉讼,根据《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卫生部长可颁布相关地区为受感染的疫区,法律上,任何在疫区内的人,都必须依照指示接受治疗或免疫、隔离或接受观察。

可是,万一有人违法呢?

违反《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的民众,警方可援引该法令开出1000令吉罚单,而违法者必须在两周内向卫生部缴清1000令吉罚款,否则将面临提控上庭。

许文思律师表示,其实1000令吉的罚单之外,政府也可以援引刑事法典第269条文(可能散播传染任何危及性命之疾病之疏忽行动)对付违法人士,被控告者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坐牢长达6个月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违反法令者将如何被判刑,一般上都是由主控官在研究案情的轻重后作出决定。目前为止,我们都只是听到违规者一旦被警方逮捕,都必须被押回警局录取口供,及接领1000令吉的罚单。其实除了罚款,政府还可以援引另外一项条文提控他们。”

要胜诉需下一番功夫

许文思律师

他说,为了避免面对法律上不必要的麻烦,民众还是自动贯彻及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为妙。

他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违反强制隔离令的公众,也可在《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下,被判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许文思律师举居銮安老院感染群为例,被指控违反隔离令,引发安老院住院老人和职员集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院长夫人,罪名成立后被罚款4000令吉及监禁5天,这也是居銮首宗违反隔离令被提控的案件。

他表示,承审法官一般上都是依据案情的轻重作出判断,确保判决合情合理。

“至于他面临的民事诉讼,那坡及附近一带居民商家必须提出强而有力的证据,而且必须证明确实是对方故意造成他们的损失。”

他认为居民及商家要在这宗案件中胜诉,需大大下一番苦功。

“法庭将谨慎处理这宗案件,因为国内确是引发许许多多商业损失的事件,有了这个案例之后,不排除同样的诉讼过后将接踵而来。”

蓄意谋害提控违反居家隔离令者?

洪伟翔律师

另一方面,洪伟翔律师说,除了《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政府能够采取的其它法律行动并不多。

“根据《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初犯者最高罚款1000令吉,或坐牢两年,或两者兼施,法官则拥有判决更高刑罚的权力。基于政府现在已经强加最高刑罚,直接开出1000令吉罚单,所以免去了被控上庭的程序。”

“当然,一些人希望政府能够援引更严厉的法律,比如援引刑事法典、蓄意谋害,甚至谋杀,对他人的财产或人身造成损失的控状等,去对付那些违反居家隔离令的人士。”

他说:“目前人民会有这样的想法及要求,其实也不过份,这些被隔离令的人士,的确必须遵守政府的指示,在隔离期间不可擅自外出。试想想,如果他是一位确诊患者,他的行动将引发无辜人士受到牵连,因此被严厉对付也是应该的。”

但是,他说如果要以这些罪状来提出控告,控方的责任就非常大,法庭也没有这么容易将他们判罪。

“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意大利等国家为了控制疫情,就祭出了一系列规定,如已确诊并有明确症状者若不遵守隔离令,将被判21年以上徒刑,确诊者若故意传播病毒给老人和无免疫力人群而致死,则会被视为谋杀等等。”

“但是在马来西亚,政府是不大可能使用这些条文来对付违反隔离令的民众。首先,起诉方必须证明对方的确是有这一方面的意图,才能构成谋害等罪。至于他们有没有刻意去图害别人,在法庭上很难证明。”

至于民事索偿,洪伟翔指出,谁都可以入禀法庭,因为马来西亚法律制度主要是基于英美法系(普通法)的法律制度,因此要控告一个人并不难,起诉人只需找一位律师写起诉状,就算起诉状有多荒唐,多荒诞 ,他都可以控告对方,但是一样的道理,如果要赢案件,就要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对方有罪。

“无论如何,民事诉讼索偿与刑事诉讼不同。”

他说,刑事诉讼在审讯过程中,举证责任通常由控方承担。控方必须在毫无合理疑点下,向法庭证明被告经已触犯有关法例。亦是说,控方必须提出足够证据,令法庭肯定被告已具备了有关控罪之所有犯案要素,被告才会被定罪。在提出所有证据后,如法庭认为其中一项犯案要素仍存有合理疑点,被告便可脱罪。被告毋须证明自己无罪,并可在审讯开始时选择是否作供。

“但是民事诉讼,起诉人只需提出盖然性超过他方的证据,即证明51%或有可能的情况下,对方的行为已造成你的损失,或你的损失是由对方构成的,法庭即可对该事实予以确定。但是要胜诉,还是必须向法庭提出十分有力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