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曹观友:槟不解散议会,国盟州也未必想闪选

2020 年 09 月 15 日

专访槟州首席部长(下篇)

“为什么大家不去问问国盟执政的州属?究竟他们希望选举吗?”

“为什么谈到闪电大选,大家就只会询问希盟州属?”

早前已经表明不跟随大选步伐的槟城首席部长曹观友抛下发人深思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大家不去问问国盟执政的州属?究竟他们希望选举吗?”

他笑说:可能答案会令你感到惊讶,比如彭亨州、登嘉楼,他们不一定跟随宣布解散州议会以举行州选举。

希盟因首相人选搞到沸沸扬扬,而国盟也不断传出有意进行闪电大选,甚至首相慕尤丁也放话要求土团党基层准备随时大选。民众的目光自然率先聚焦在希盟执政的州属--是否会解散州议会跟随全国大选。

“尽管说槟城不跟随,但仍言之过早,因为政坛变化无穷,虽然今天讲不跟随,明天却不一定不跟随。”曹观友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依照我的看法,槟州根本没必要举行闪电大选,希盟至今才在槟城执政2年多,而人民委托我们5年。”

他说,最重要的是希盟有信心面对下一届大选,闪电大选则没有这个迫切性。中央政府要解散,是因为国盟对自己没信心,他们没有太大的支持力量,所以想要通过闪电大选来克服不稳定的局势。

曹观友接受《观火》访谈时,分享自己在政坛上的心路历程。

“身为政治工作者,必须时时刻刻准备大选,即使举行闪电大选,我相信民主行动党2个星期至一个月内就可以准备好所有宣传品。”

反而议席分配比较具有挑战性,一天选举日期未定,各政党都会有本身的各种考量,但是,如果提名日已经定了下来,各政党就不能再拖了,必须加速谈判和做出决定,以便马上筹备竞选工作。 

 

结盟斗士党言之过早,他们能不能赢是关键

对于是否跟敦马哈迪的斗士党合作,曹观友认为言之过早,必须先看马哈迪的心态如何。

“如果敦马哈迪成立斗士党之后,他认为需要与其他政党合作,以排除多角战的局面,相信在野党也会聆听他们的意见,以及他们的要求,是否符合各政党的竞选目标。届时各政党必须抱着开明的态度来谈论。”

至于斗士党是否将替希盟加分?曹观友分析,斗士党主要提供支持马哈迪的土团党派系一个平台,让他们继续活跃于政坛。

“从斗士党的结构和斗争目标来看,这也是一个马来人为主的政党,如果他们也参与多角战,则要视乎个别选区的情况来决定,有些可能协助到希盟候选人获胜,或导致一些本来可胜选的候选人失去议席。”

究竟斗士党有无能力赢取自己的席位,也是一个关键,因为目前为止仍处于观察期。

“如果斗士党发挥影响力,他们对土团党造成的冲击最大,也会提供他们与巫统和伊斯兰党谈判的筹码。”

 

“单或双打”皆可能,国州席兼顾非坏事

万一闪电大选来临,会“单打”或“双打”?

曹观友笑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时单打会变双打,双打也会变单打。无论如何,槟州立法议会通过修改宪法之后,槟州首席部长任期只限两届,如果我还能继续担任首席部长,那么下一届就是我的最后一届。

“如果在来届大选继续上阵竞选,获得选民信任,带领团队获胜的话,做满下一届首长都已经接近70岁了,我的政治生涯也来到40多个年头了。”

“所谓,要做的,都已经做了;做不到的,再继续留下来也做不到。上台靠机会,下台靠智慧。你必须了解自己能够贡献到几时。”

“单打”的话,如果赢得州议席,时间上就比较充裕,可全面照顾好州选区。

“但是,兼顾国会事务也不是坏事,如果赢得“双打”,我也会善用在国会时间,处理州和中央政府之间的问题。部长们都在国会,我可以在国会跟进一些事情,或安排会议来处理各项发展课题。”

“比如槟州的供水问题,我就经常追问新任的环境及水务部长;我也在会议上针对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和居林机场课题,与交通部长交流和跟进。既然人在国会,我们就应该抓紧机会着手处理州的事务。”

下任槟首长是谁?

像选地观察三五年

结束访谈前,《观火》问了曹观友一道犀利问题--谁是下一任槟州首席部长?

“挑选接班人就像准备工业园区土地,要用三五年的眼光来观察,不能临时委任。”

是不是行政议员就比较有机会成为槟首长接班人?曹观友说不尽然,除了观察他们的表现和能力之外,人选的态度和思维也很重要。

那么,是不是代表已经在物色人选了?

曹观友说需要一直观察,不能太早下判断。

“而且,未来槟首长人选,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也是要看党的决定。”

淡定自若见幽默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一脚踏入采访室时,气喘未定,可见他刚从其他活动赶来,而且访问一结束,他就得马上赶去开会,当天,他是在十分紧凑的行程中抽出时间接受《观火》专访。

不过,他一坐上椅子,面对镜头,就马上神闲气定,不徐不缓娓娓道出槟州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方案。

曹观友一贯淡定自若,就算遇到尖锐问题,他也可以四两拨千斤,或冷笑话带过,值得一提的是,他冷面笑匠的风格依旧,冷不防总会让你惊喜一下。

在媒体界10多年,印象中,无论记者的问题多尖锐,他都不曾生气,也几乎没有见过他骂记者。听说多年前曾有一名记者拍桌子指着他的鼻子叫喊,而他过后向报馆投诉这名记者,这算是他最生气的一次了。

槟州首席部长的任期只能连任两届,当我们问到“谁会是他的接班人时”,他没有直接回答,但他告诉我们 ,他已经开始观察“可能人选”,他说需要一直观察,才能找出最理想的接班人。

访问结束时,他关心问起《观火》的发展近况,并鼓励这个今年刚成立的新媒体再接再厉,在目前面临寒风冷雨的媒体界开拓明亮前景,令我们相当感动。

 

专访结束后,曹观友(右二)和《观火》采访团队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