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娱乐业者艺人辟出路,中元歌台移线上直播

2020 年 08 月 24 日
受新冠肺炎疫情所累,歌手收入也大受影响。

撰文:李芬燕(感谢黄喜光及受访者提供部分照片)

受新冠肺炎疫情所累,农历七月盂兰胜会大街小巷搭棚盛大庆典今年首度不复见,连带地传统的歌台秀亦消声匿迹,原来这个秀场早已因地制宜,移师上线直播继续娱乐大众,至于传统戏班因受众有限而不能如法炮制,失去表演的舞台,只能在困境中挣扎求存。

为了防疫,槟州政府与槟州中元联合会共同草拟了一份中元节膜拜指南,仪式一切从简,不能聘请歌台或戏班演出及举行晚宴。

化危机变转机,疫情来袭是危无法挡,歌台线上直播是转成契机,让仰赖七月歌台旺季赚取收入的业者及艺人找到一条活路。

赞助商解决经费

线上直播是逆风环境中所逼出来的产物,风采娱乐传媒策划人林保材庆幸没有被疫情击败,反而是给他重启(reset)的机缘,学习科技而开出另一番新天地。

从1986踏入此行,林保材自言一路走来还相当顺利,每年中元节约有50场演出,前2年增加至70场,今年同样场次的订单因疫情而没办法交差。

目前他的歌台线上直播,不再受限于中元理事会的活动,而是应不同赞助商而做,发展更广。

请教朋友孩子学电脑科技

线上直播的操作流程,每个细节都不马虎。

行管制期间首一个月完全零收入,林保材担心这样下去会坐吃山空,那时还顾虑久未操作的音响器材发霉失灵,每周还得抬出搬进试音试用。

他经友人点醒搞网络直播的可行性,首先要解决的是经费问题,靠着打下的良好人脉,他获得贵人朋友出手,愿意给广告赞助。

“赞助商没有要求我硬销产品,只需在开场和中段播出广告,也没要达至多少的点赞人数和收视率的压力,可以放心专注做好直播。”

他先是参考跑在我们前面5年的新加坡线上歌台直播,然后自己一边摸索、学习并不断改进。

原本对电脑科技没一个谱儿的他从新归零,碰到不懂的问题,就请教朋友及孩子,也会和歌手脑力激盪精益求精。

使用什么音效卡、画面不够清晰漂亮、镜头如何切换、系统不能负荷,他一步一步地去破解,投了不少资金更新仪器,上网淘宝买特效模板等等。

“现在出门都是无现金了,再不懂电脑科技真的是死路一条,如今大家安坐安躺在家中刷手机,相信歌台线上直播会是未来的趋势了。”

林保材和团队用心付出,以呈现精准的直播。

表演缩短至1小时

太长单调观众弃看

线上歌台和街边性质大不同,少了现场感的互动,表演太久会单调,观众会转台,时间要懂得拿捏才能出奇制胜。

林保材说,线上直播若太长,节目不够紧凑的话,观众会觉得浪费行动数据,失去耐心。

“街边歌台演出3小时,至少需要聘请5位歌手轮唱, 线上我们缩短至一小时,只需2、3位歌手助阵。”

林保材观察到很微妙的差别,在街边观众是要来听歌,不要歌手喷太多的口水,相反地,线上观众倒希望歌手多讲些话,若纯粹要听歌,他们不如播CD算了。

调控声光策划不同主题

他说,没有歌迷现场的互动亲切感,歌手在直播时要凭空想像,讲话也要有分寸,避免在无国界的网络社群中被举报甚至被封锁。

他指出,歌手不能再问呷饱没这样弱智的问题,因为观察可以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在看直播啊。

此外,街边的音效要愈大声愈吸引人,而透过手机的直播,声光要适量调控,才不会带来反差效果,同时策划不同的主题如福建之夜、电影金曲,多变化才会吸引留住观众。

线上直播歌台,成为疫情下潮流。

最高点击率达4万多

很多人的生计受疫情所影响,一些歌手在行管令期间参与直播开唱,有时取得几十令吉的电子钱包打赏都很高兴,好过完全零收入。

能够获得广告赞助费,林保材声称己非常幸运,线上直播收费上自然不能以街头舞台来相较。

他在4月在线上直播歌台,收看率高达2000人,试探水温带来良好反应,无疑地增添他的信心,曾试过最高点击率去到4万多。

效果不错订单至11月

他因此敢敢再向赞助商开口要求加码,安排更多场次的演出,而他也尽量安排让每位歌手轮流有机会赚取收入。

各街区理事会看到歌台线上直播取得良好效果,自动上门来邀约,时间配合得来他就接下来,订单目前排到11月。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林保材说,租借地方有固定的直播室,不用再搬动扛器材,也不用担心遭雨淋。

林欣誼以往登台的照片。

收入减少,歌手做微商卖美食

歌台表演告吹,娱乐歌手转售美食做微商另谋出路,让生计得以维持,并遗憾州政府至今仍未有一套歌台演唱的标准作业程序,歌手复工遥遥无期。

全职歌台歌手林欣谊幸有巧手和厨艺,行管令期间,她什么产品都卖,除了冰淇淋、中国零食、海鲜,也有自家护肤品,也製作蛋糕、蛋挞等甜品接订单外送,非常地拼。

她在脸书抒发情绪 ,指去年出现正在跑台的照片,每跑一台就赶紧换一套台服,现在台服都可以打包起来了。

她满是想念那种跑台的劳累及喜悦,眷恋在舞台上汗流浃背的感觉,并劝告网友人生有太多的无常,要懂得珍惜当下。

七月是表演旺季,歌手一年中最拼博跑场,趁机赚取最多收入的月份,林欣谊过往一晚可赶三、四场,一场演出费200至250令吉之间。

如今然虽参与歌台上线直播演出,但因为不能跑场盛况大不如前,整晚就只能固定一场,收入自无法与往昔相比。

林欣谊希望政府早日让歌台业者复工。

正式复工遥遥无期

她说,各行各业都得以复工,无奈地是歌台相关行业是被忽略的一群。

“行动管制令至今,已经大半年过去,现在不只是盂兰胜会失去表演的机会,如果政府再不拟定SOP,接下来的神诞活动、宴会等都不能表演,很多同行的积蓄恐怕无法支撑下去。

程铭要把眼前的镜头想像成热情的观众来互动。

维持生计,司仪转攻烘焙业

全职在舞台上兼当司仪及唱歌的程铭,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表演节目全泡汤, 只好与家人合作经营烘焙生意,由他负责外送,以维持生计。

以往七月歌台旺季期,他有40场亮相演出,今年街区的宴会几乎全部取消,只剩几场会议音响及主持工作,在此行30多年经验的他,首次遇到工作数量直式“插水”感到相当失落。

直播少了互动交流

他说,所幸5月左右开始,接受邀请进行线上演出,同行得以在逆境中求生。

他指出,歌台直播上綫没有了和现场观众和嘉宾的互动交流,也少了掌声,最大的挑战,就是要靠想像力,把眼前冷冰冰的镜头,当成热情的观众。

传统戏班面对疫情来袭挣扎求存。

戏班开演难,只能吃老本

金玉楼春铁枝木偶剧团现任班主吴历达说,由于戏班酬神的传统性,搬到线上的接受程度不高,难以做到像歌台为主流的直播获得商人给赞助费。

“传统的酬神戏毕竟要人在现场,才能有感受共鸣,很多街区理事会也不能接受认可木偶戏搬到线上这个平台。”

他说,同业有拟定开演标准作业程序(SOP),呈交给国家安全理事会,未有答复。

金玉楼春铁枝木偶剧团现任班主吴历达。

街区担心触犯SOP遭罚款

槟岛市政厅允准不影响公共条例下,无需申请准证酬神,戏班可以小型开演,不过一些中元街区还是担心触犯SOP惹来罚款,加上行情不好,索性取消酬神戏。

为了适应新常态的趋势,戏班转五人清唱小班制,团员戴上面罩口罩,准备消毒手液,做足防疫措施,表演时间也调整缩短,自备小型戏棚来承接酬神戏。

他指出,往年整个农历7月每天都有演出,无奈的是今年邀约不足一成。

“年轻人可以转行,去做网卖或一些散工,可是戏班多上了年纪的团员,他们会懂唱艺这门技活而已,没得开演,只能吃老本过日子。”

戏班转小班制,做足防疫措施适应新常态,以期继续接获神庙的邀约订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