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种族课题阴魂不散  跨语界交流除隔阂

2020 年 01 月 21 日
在大马这个多元国度,需要更多的跨语界交流来促进团结。

 

大马建国63年,全民和睦共处,并非一朝一夕所形成。惟,仍有不少种族与宗教课题出现,即便在2018年的509大选变天,也未有好转的迹象,甚至越演越烈。

当中,最受到关注的课题包括开发玛拉工艺大学学额予非土著、改教不需父母批准、斯里马哈马里安曼兴都庙拆庙风波、《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风波、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奈克(Zakir Naik)争议言论、反对马来文科增爪夷书法,及近期的国中拆红灯笼风波等。

林宏祥:各族对新大马存差异

时评人林宏祥。

回顾过去一年多,国内涌现不少种族与宗教争议,政治评论员林宏祥认为,每个案子有各别的复杂性,其中,资讯的传达渠道、各族心中对“新马来西亚”想象的差异等,都是造成问题闹得一发不可收拾的因素。

一直在不同源流媒体撰写专栏,也非常熟悉马来和华裔群体的林宏祥在接受《观火》访谈时表示,观察过去20个月,虽然种族与宗教争议的涌现使得种族气氛变得紧绷,但实际上,日常生活上未必都像媒体描绘般紧绷,华裔司机轿车抛锚时,巫裔或印裔上前一起推车,助一臂之力的例子并不罕见。

无论如何,他直言,无论从社交媒体或传统媒体,不同的族群接收到的资讯不同,这造成不同的族群对同样的课题有不同的想法,甚至是相反方向的看法。因此,要寻找一个“中间的出路”来解决这些争议,相对变得困难。

他举例,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奈克(Zakir Naik)在华社所接触到的资讯中,了解到这号人物是洗黑钱的通缉犯,甚至是恐怖分子;但在马来社会,本地穆斯林认为他是一个很不起、很有魅力、很有辩才、能够在国际上与非穆斯林辩论的伊斯兰传教士。

而且,有者刻意散播印度政府对扎基尔奈克有敌意,是因为他待在印度,会用其影响力做改教,把印度一半的人口变成穆斯林的消息,来证明扎基尔奈克是无辜的,“所以你会看到那个资讯的差异是很大的。”

网上资讯似是而非  人民应查证

马来社会不相信莫哈末阿迪的死是消防车倒退撞倒所致。

另外,他提到,斯里马哈马里安曼兴都庙风波会变得复杂,是因为马来社会不相信莫哈末阿迪的死是消防车倒退撞倒所致,即便验尸报告呈“意外死亡”的结果,他们仍认定他是被打死。

“莫哈末阿迪的死,在马来社会,大概就像华社看待赵明福的案子,就是不相信阿迪是意外死的……但说他是被打死,在当天那么混乱的情况下,谁是凶手呢?其实也很难处理。”

他也说,随着资讯传播的速度很快,且在国家与社会无从应对的情况下,尤其网络上许多资讯都似是而非,人民没有查证,不懂对或错,就随手转发。

“因为这个是言论自由的年代,可以讲你要讲的,但是同时候你就会听到你不喜欢听到的声音。那要怎样去跟你认为保守的声音竞争,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挑战。”

各族期待没交集  误解偏见愈大

马来社会大多无法理解为何华社视区区3页爪夷文为洪水猛兽。

此外,林宏祥说,2018年509大选变天后,其实各族人民心目中,对“新马来西亚”的期待不但没有“交集”,甚至有冲突。

他表示,在过去国阵的年代,每年的拨款也就如此,没有人会去质疑华小的地位,大家也知道现状不会有多大改变。惟,509以后,大家都知道改变是有可能,但是改变成什么样子,大家就会去争论。

“你去问马来人,他可能觉得新马来西亚应该是一个我们都去上一样的学校,不再有多源流学校,因为多源流教育是会分裂我们的;但你去问华人,他们是希望统考被承认、希望华小得到更多的拨款。”

而在爪夷文字风波中,他坦言,实际上政府已作出5次调整,对政府而言可算是很大的让步,但华社反弹确实激烈,同时,也没有很好的马来文献解释华社是基于什么立场反对,以致马来社会无法理解,进而使彼此误解和偏见越来越大。

“这3页东西怎么可能需要让你在每个校园外面挂布条,不要让这个爪夷文字进来?这确实是马来社会不能理解的,因为他们不了解那个背景。”

需跨语界交流  使用马来文极重要

那么,要化解种族与宗教纠纷,可以怎么做呢?

林宏祥表示,累积60多年的问题,确实不可能瞬间得到解决,而如今问题在于:各族之间是否有能力有跨语界的交流。此外,在马来西亚当下的社会中,要传播资讯和观念,使用国文是很重要的。

“就是说,你今天用中文或英文表达一些你觉得很进步的观念,但是我们社会里有很多纯马来文的使用者,那你怎样跟他对话、怎样跟他交流、怎样影响他呢?”

他指出,国内有很多很进步的公民组织,但发文告时却是用英文来讨论,所以文告内容并没有传达予正确的对象。

“你其实要打动的不是这些已经认同你的理念的人,而是那十万个去独立广场(示威)、平时用马来文理解这个事件的人。”

他山之石可攻玉  勿咄咄逼人表态

多元是大马的特色,也是最可贵之处。

 

他也说,电台或电视台往往会邀请精英开讲,谈论城市规划、法律问题等,这些精英一般上都用英文滔滔不绝地表达扎实、有学术理论根基的看法。

惟,对于那些只能够用马来文理解的马来社会而言,这些东西他们都吸收不到。“如果我们要这些观念散播出去,你一定是要用他的语言来告诉他!”

此外,他认为,无论是民间或政府都应先缓和下来,切勿一下子对立起来,咄咄逼人要人表态,反之可用一些比较迂回的方式,让大家先来讨论、互相学习。

“不要马上放声去说,国语的地位被挑战了,官方宗教的地位被挑战了,我觉得那太糟糕了,那每个人都很紧绷,每个人都只能表达立场……不要那么快去到,把东西推到那么紧。”

观火街访华裔公众  大多缺跨语界交流

正如林宏祥所说的,跨语界的交流极为重要。那么,我们又有多少人关注其他源流媒体的报道或留言呢?我们各族间的跨族朋友又有多少呢?我们对他们的想法了解多少呢?且看《观火》记者的街访吧!

许安元(20岁,学生):很少会看其他源流的媒体,除非好像刷脸书的时候会不经意看到,平时不会刻意去看。我有不多其他种族的朋友,但相处都算不错。至于这些种族课题我是有关注,只是没什么看法。

康瑞云(42岁,经理):很少看报纸,做工都没有空了。我的顾客、员工这些很多都是友族,我们全部都相处得很好。种族课题我不是很清楚,但我是反对爪夷文字教学。

林先生(48岁,总经理):我在澳洲住了至少10年,很少关注本地的媒体报道。我有印度朋友,也有马来朋友。对我来说,大家都是地球人,我在国外,那里有七八十个国家的人民都没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觉得马来西亚应该做得比澳洲更好。

过去一年部分种族课题

为了这个专题剖析,《观火》团队特别整理了过去一年部分种族课题和资料。不同族群都对不同课题有不同看法,但我们又对不同族群就这些课题的看法和观点懂多少呢?

 1.     开放玛拉工艺大学学额予非土著

2018年5月,兴都权益委员会2.0(Hindraf 2.0)提出要求开放玛拉工艺大学的15%学额给印裔。土团党青年团与全国企业家培育协会(Pertunas)纷纷反对兴权会的要求,认为侵犯了马来人和土著的权利。

 2.     改教不需父母批准

雪州立法议会提呈任何有关未成年改教,仅需父母其中一方同意的动议。惟,民主行动党的立场坚持不支持,指任何试图在雪州议会通过有关单方面宗教皈依的法案都属于违反联邦宪法。

 3.     梳邦再也兴都庙拆庙风波

拥有百年历史的梳邦再也斯里马哈马里安曼(Sri Maha Mariamman)兴都庙,突遭约百名自称发展商派来的代表围堵,双方引发严重肢体冲突,现场20辆交通工具被烧毁,同时也导致约10人受伤。此骚乱事件也导致一名准备进行救援工作的消拯员Muhammad Adib Mohd Kassim丧生。

 4.     《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风波

捍卫伊斯兰组织UMMAH举行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ICERD)集会,希盟政府在压力下暂缓部分改革(包括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该组织更计划在今年3月于吉隆坡举办另一场大型集会。

 5.     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奈克(Zakir Naik)争议言论

这名“印度通缉犯”、“大马永久居留权持有者” ,发表“印裔效忠莫迪多过马哈迪”、“华裔旧客先离开”的言论,惹怒了大马的华印裔社群,许多部长也公开谴责并认为应遣送他回印度;惟,首相马哈迪曾经开口捍卫扎基尔继续留在大马,因为对方若被遣返印度,可能将会因此丧命。

 6.     反对马来文科增爪夷书法

根据教育部课程发展组志期2018年4月的小学标准课程(KSSR)下,修订及改良的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标准课程及评估纲要文件,在小学第二阶段,学生将通过成语学习来接触爪夷文书法艺术。惟,董总坚决反对。尽管教育部议决不延续透过书写爪夷文笔画来背诵马来成语,并修订“课程及评价标准”(DSKP),即注明趣味语文(Seni Bahasa)的部分不会作为考试的内容,仍不得要领。马来族群则无法明白,为何华社竟会如此害怕区区三页爪夷文,并攻击马来部长没有捍卫马来传统文化与文字。

 7.     国中拆红灯笼风波

雪州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SMK Pusat Bandar Puchong 1)因为挂红灯笼作为新年装饰,引起土著权威党(PUTRA)不满,认为此举犹如向穆斯林传教,甚至扬言要针对这件事向警方报案。事后,校友在晚间协助校方拆灯笼,并称“还算什么三大种族”。其后,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及6位正部长、1位副部长和多名国州议员前往该校力挺,重新挂起红灯笼。尽管一众部长的举动赢得华裔掌声,但却引来马来族群在马来媒体一片骂声,认为希盟政府厚此薄彼,重视红灯笼多于爪夷文。

【 热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