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罗兴亚难民收不收?不应由我国独自承担

2020 年 04 月 28 日
难民是全球问题,应该各国分担责任。

 

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之际,罗兴亚难民因为多国关闭边境而无法靠岸,形成一场人道灾难。收与不收,都在考验着当政者智慧。

其实本月初开始就已经有许多罗兴亚人陆续企图偷渡进入我国。一艘载著罗兴亚难民的船于4月5日停靠在浮罗交怡丽斯卡尔顿度假村西南方向1.2海里处。吉打及玻璃市海事局成功逮捕202名非法入境的罗兴亚难民,其中包括152名男性、45名女性、4名男童及1名女童。

4月16日,我国政府拒绝收留200名企图从浮罗交怡附近海域偷渡进入马来西亚的罗兴亚难民。

孟加拉海岸防卫队也在领海救发现一艘在海上漂流近2个月的大型难民船,至少382名饿得奄奄一息的罗兴亚难民获救。然而,在当局发现难民船之前,超过30名难民已死在船上。这批罗兴亚人据悉来自孟加拉东南沿岸的难民营,原本打算通往马来西亚,但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下,马来西亚实施严格海岸巡防措施,他们只好折返。

许文思:我国抵抗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够忙够乱,因此政府有理由不收留登陆的罗兴亚人。

 

该不该收留罗兴亚难民,在我国引起了热烈讨论,时事评论员许文思十分同情罗兴亚人,但是站在国家的立场,他认为目前马来西亚全国人民抵抗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够忙够乱,因此大马政府有理由不收留登陆我国的罗兴亚人。

“马来西亚政府也必须俯顺民意,在这个全民抗疫的阶段,如果大多数人民不能接受政府收留罗兴亚人,政府自然也不能收留。”

不过他认为,难民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课题,因为如果你不收留他们,他们将何去何从?

2015年,土耳其一处观光海滩上发现一具男孩尸体的照片,仍令人历历在目。男孩穿着红色T恤衫和蓝色短裤,脸朝下趴着的照片迅速传遍全球社交网站,成为欧洲难民危机爆发以来的最揪心画面,引起广泛震惊和反思。

当时,欧洲正遭遇二战以来规模最大的难民危机,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们无法忽视眼前正在上演的悲剧。无论何时何地,愿每个生命都能获得应有的尊严。

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各国都忙着抗疫。

 

小孩子怎么办?

许文思说,难民船在海上漂流,小孩子怎么办?如果翻船就会演变成一大悲剧,是我们不能不正视的问题。

“可是在现阶段,马来西亚政府和人民都全神贯注于公共卫生问题,政府拒绝罗兴亚人登陆,实在是形势所逼。”

许文思指出,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西贡政权崩溃后,大量越南人纷纷逃至亚洲和东南亚各地,马来西亚是最多难民涌入的国家之一。

“当时很多国家都收留越南难民,包括泰国、菲律宾、美国、澳洲、加拿大,香港等等。”

 

不应由大马独自承担

他说,罗兴亚难民也同样是国际课题,不应该由马来西亚独自承担这个责任。

“既然缅甸是东盟成员国,东盟各国就必须坐下来讨论罗兴亚难民课题,一起寻求解决方案。”

“此外,难民由国际法来定义,并且是受到国际法保护的人,所以联合国也必须参与,不能置身度外。”

 

各国须合作共同分担

《国际人权法》、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1967年《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以及其他区域性或国家性法律条款,均为现代难民保护奠定了基础。它们制定了适用于各个国家的难民定义,并明确了难民拥有的权利和义务。

许文思说,难民在自己国家内的生存状态通常是十分危险和难以接受的,以至他们需要跨越国境线在邻国获得安全。将心比心,各国政府、联合国难民署以及其他相关机构都有义务去帮助他们,让他们在其他国家获得庇护。

“难民无法安全地返回原籍国,以致他们必须依靠国际法的保护。就像罗兴亚人,世界各国应该通过国际合作,共同分担职责来协助罗兴亚难民,而非把责任推向某一个国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