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种族仇恨阻抗疫  推诿归咎添乱局?

2020 年 04 月 13 日

“疫中窥析”系列之三

我国在防疫工作不松懈。

我国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际,社交媒体出现大量与疫情有关的种族仇恨言论,令人民感到担忧。

早前一些马来同胞怪罪中国人(华人)携带病毒来马来西亚,较后一些华裔则责怪穆斯林冥顽不灵,坚持要去清真寺集体礼拜。

直至台湾前国民党员李正皓转型名嘴踢铁板,日前在政论节目《关键时刻》大谈马来西亚防疫状况,直指大马因新冠肺炎而病逝的病人遗体太多,无法及时火化,而深夜在路边随便埋葬遗体,让大马网友全都怒了,火大出征李正皓与《关键时刻》脸书,才无意间促成大马各族人民的大团结。

其实,病毒没有国界,也不分种族和肤色,新冠肺炎病毒是大马人民,甚至全球公民的共同敌人,全球人类需要坚定的信心,才能齐心协力战胜这一场人类和病毒的战争,种族仇恨言论不但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会制造出更大的问题。

许文思:其实制造种族憎恨的问题,一直都存在于马来西亚社会,这个问题源自人性。


许文思:种族憎恨源自人性

时事评论员许文思律师接受《观火》访问时表示,其实制造种族憎恨的问题,一直都存在于马来西亚社会,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会有人将之种族化,这个问题源自人性。

“或许我们听到很多政治人物喜欢将事情政治化、种族化的说法,但其实这个问题主要来自于人性。种族课题将一直存在,过去不曾中断,未来也不会消失。”

他说,美国国务卿接受媒体采访时,不理会世卫组织此前公开反对给导致疫情的新冠病毒贴上地域的标签,使用了“武汉冠状病毒”的名称,并称是“武汉冠状病毒”导致了这一切”,同时指责中国信息不透明,向美国提供“有瑕疵的数据”,导致美国陷入今天的境地。

接着,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再次故意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同时埋怨中国如果信息透明,抗疫及时有效,病毒会在中国消失。

同样,台湾相对偏蓝的媒体在报道中称呼为“新冠肺炎”,而比较偏绿反华的媒体,新闻报道都一律叫“武汉肺炎”,进一步体现了疾病名字的政治色彩。

由此可见,这是全球的人性问题,有时不仅仅是政治课题。在新冠病毒爆发以来,即使同为中国人,都发生了对湖北人和武汉人的歧视,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李正皓不小心团结了我国各族网民?

 

无必要公布确诊者种族

回顾我国,也有民众怪罪曾出席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万人集会的人士其实人们不应将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飙升,归咎于该些与会者,也不要歧视该些与会者。”

他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追踪和治疗受感染的与会者、其家属以及曾接触他们的人。尽管也有人谴责政府不公布确诊病例的种族比率,但他认为完全没有公布种族比率的必要。

“我国首先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是来自中国武汉的游客,从新加坡陆路入境马来西亚柔佛新山,如果要怪罪起来,中国人(华人)岂不是众矢之的?”

他说,其实在网络上讲公道话的马来人也很多,在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有时不能太理想化,每个族群里都有不同思想的人,不能要求每个人的想法一致。

“李正皓的出现,就让大马各族人民火大了,齐心协力捍卫马来西亚的尊严。” 

深入了解打破分歧。


深入了解打破分歧

他指出,其实很多时候引发争议的不是种族课题,而是阶级问题。

以政府受促协助受到疫情影响的中小型企业课题为例,一些富有的马来阶层人士也有同感,认为政府没有帮助中小型企业,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只惠及中下阶层,结果他们的社交媒体上招来许多马来人的鞭挞。

“在这个课题上,遭到攻击的不是华裔商家,反而是巫裔富有阶级,可见这是阶级之间的争端。”他说:“反而在华裔社会,阶级之间的争端不多,这是因为华社与巫裔社会的观念不一样。”

许律师提醒说,我们各族必须对我国社会深入了解,才能减少各族之间分歧的看法。

“事实上,很多马来同胞的收入很低,甚至跟社会脱节,所以我们不能批评首相帮助低下阶层太多,因为他们真的是手停口停的一群。”

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染链被斩断,国家经济活动才能恢复正常。

 

防种族仇恨齐抗疫

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假消息满天飞,人民的情绪更容易被左右,那些蓄意制造种族憎恨情绪的人士,无疑必须被严厉对付,这样才不会给全国防疫的努力添加阻力。

何况,只有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染链被斩断,国家经济活动才能恢复正常。否则行动管制令可能一而再的被迫延长,届时国家经济将遭受更严重的打击。同时,我们必须防止种族仇恨和分化,才不会令抗疫努力功亏一篑。”

他分析,若要解决种族之间的问题就必须从教育着手,各族之间必须深入了解各别的族群,才不会产生对立,甚至是对抗的局面。

“我们必须了解马来同胞的心理和想法,比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马来语演讲视频,广受我国年轻马来人的赞赏和分享,说明了马来社会需要其他族群的认同。”

“如果我们多与马来同胞讲马来话,或者说得一口流利的马来话,他们就会觉得我们尊重他们、接受他们,这对于促进国民团结是很有帮助的。” 

种族歧视无所不在?

 

仇外歧视无所不在

2000年之后,人类大规模进入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全球各种国际移民已经有上亿人,大量国家存在多族裔混居的局面,而每年更有数以亿计的国际游客,商务人士在全球穿梭。

尤其2010年之后,全球更进入智能手机时代,移动互联网迅速到达每一个人,随时随地获取信息变得十分迅速,全球不同族裔之间在互联网上的交流频密度不可同日而语。

“这时,网络上由于各种意识形态和种族的隔阂存在,会迅速放大流行性疾病的名称带来的恐慌,歧视和其他负面效应也快速被放大,轻易加深各国、各种族或各地区之间的敌视。”

这也是为何,在新冠肺炎蔓延的期间,全球社交媒体使用者的仇外、种族歧视也在滋长。目前,世界各国大部分有关新冠肺炎的仇外评论都指向华人,无论国籍。

更甚的是,一些国家的领导和媒体,不仅把新冠肺言的矛头指向华人,甚至将之怪罪于黄皮肤黑头发的黄种人。这其实就和我国的情况一样,如果一些人怪罪于参与集会人士、一些人则把责任推给中国游客,那只是在制造仇外的负面氛围,完全对抗疫毫无帮助。

 

相距虽远心相连

对于新冠肺炎衍生的“陌生人恐惧症”,许文思认为这是一个暂时的现象。

“这只是人类自我保护的行为使然,比如我们知道公寓的保安曾参加大型的集会,公寓管理层就会要求他暂时别上班,必须自我隔离一段日子。”

他说,这类的恐惧没有错,在防疫期间,一切小心谨慎是应该的。

“在外头遇到陌生人或熟人,都自觉性地保持一段距离,是人类在疫情期间保护自己的行为。当然,这显得与我们以前的举止很不一样,有一点奇怪,但这是暂时的,不足为忧。”

由此可见,尽管这一场疫情彻底的改变了我们的日常社交礼仪,提醒我们要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但这场战疫是全人类与隐形敌人之战,只有心连心、手牵手,大家一起合力才有机会打败可怕狡猾的病毒。

“疫中窥析”系列之一: https://firewatch.my/page.php?p=271 (当新官遇新冠  国盟政府逆袭立威望?)

“疫中窥析”系列之二:https://firewatch.my/page.php?p=304  (严厉执法与人民自律,行管令成功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