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当新官遇新冠  国盟政府逆袭立威望?

2020 年 03 月 29 日

“疫中窥析”系列一

如果要就3月18日开始的新政府表现评分,蓝志锋认为目前已有65%

 

撰稿:梁洁莹/摄影:詹鎮凯(部分取自首相脸书专页)

大马自1月25日出现首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2月3日首名大马人确诊,直至2月5日出现首宗本土感染病例,而接下来的病例数一直都呈个位数缓慢增长。

惟,新冠肺炎的疫情在政变期间有了爆发式的增长。从223喜来登政变到224首相呈辞,大马政局峰回路转。首相人选也一换再换,直至丹斯里慕尤丁于3月1日宣誓就职后,国民联盟政府正式成型。

就是在这段政变且无内阁状态期间,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从2月23日的22宗,在3月1日随着26号的确诊,其后因第一代、第二代及后续密切接触而使到确诊人数激增至突破100人。

不仅如此,2月27日至3月1日在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举行的一场万人宣教活动,更导致疫情愈加扩散,甚至引起东南亚疫情大爆发,确诊病患来自汶莱、新加坡、柬埔寨、越南和泰国。

那么,新的国盟政府应付疫情的表现如何呢?《观火》配合“疫中窥析”系列专题,就此专访时事评论员蓝志锋,来点评新内阁和新政府的表现。

时评员蓝志锋

蓝志锋:限行令前自动模式操作

时评员蓝志锋认为,新政府和内阁的表现需分成两个阶段来评析,一为行动管制令生效前的3月1日至3月17日,以及行管令生效后的3月18日起。

“从2月24日至3月10日这段期间,大马只有过渡首相和首相,没有内阁,也没有卫生部长。因此,卫生部是在自动操作(auto pilot)的模式下操作,由卫生部总监和秘书长根据标准作业程序来控制疫情。”

惟,这种原有抗疫模式不敷应付不断扩散的病毒,所以在疫情进入第二阶段爆发初期,无法及时作出相应的政策调整。他提到,总监和秘书长乃公务员,只有部长和内阁可以作出政策改变。

“其实,新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走马上任,有尝试去投入,但他所面对的是史无前例的灾难,这对任何人而言都是非常艰难的工作,包括表现备受好评的前卫长祖基菲里也肯定会面对同样的挑战。”

比起过去任何一届的政府,国盟政府的挑战更大,因为他们并没有所谓的蜜月期

 

未深思熟虑致决策U转

他分析,其实自3月10日宣誓后至3月17日,不仅是卫长,大部分的部长都还未投入状态,基本上都是由各部门的总监和秘书长在自动操作的模式底下领航。

“比起过去任何一届的政府,国盟政府的挑战更大,因为他们并没有所谓的蜜月期。不过,显而易见的是,他们在上任后的第一周都还未熟悉部门运作,所以也没有宣布任何重大政策。”

也因此,就算是首相慕尤丁在3月16日晚宣布将于3月18日落实行动管制令后,3月16日和3月17日出现一些未经深思熟虑的决策,比如大专生没有宿舍居住而引发返乡潮及跨州需到警局申请准证等。

他认为,人民不应对新政府过于苛刻,以跨州需到警局申请准证为例,警方在前后5小时即U转,证明他们在发现问题后即可作出调整或撤回决定,以免引起更严重的群聚。


首阶段表现不及格

就新政府和新内阁第一阶段的表现,他直言,若及格率是60%,那新政府肯定是不及格的,最多只有50%,因为他们处于不熟悉部门运作的情况,在摸索期不太敢作出政策和决策。

“正因如此,3月16日和17日短短两天出现混乱、摸索、未投入、模式渐解冻……的情况。”

不过,整个局势在3月17日后开始改变,甚至是渐入佳境,由不同部长协调不同的问题。

“以记者发布会为例,在3月18日后每天都有两个记者会,大部分由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和卫生总监诺希山为主要发言人。初期,这两个记者会甚至会撞时间,但现在明显已有协调,各自安排在早上和下午不同时间举行。”

此外,随着国家安全理事会启动后,其协调功能、行政与效率甚至比内阁更有效和全面。

 

 

渐入佳境各司其职

如果要就3月18日开始的新政府表现评分,蓝志锋认为目前已有65%,甚至有可能会继续进步。他直言,在国家安全理事会成员和几位高级部长中,除了卫生部长目前的表现不达标以外,大家也明显渐渐有所表现。

以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为例,他的工作是确保日用品和必需品等物资的供应充足和物流顺畅,唯一不足是口罩和防护品仍然不够,但这也是基于全球货源短缺。

至于工程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及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他们的角色比较属于辅助性的,因为他们负责的部门并不是现有的关键角色。

“以慕尤丁为首的新政府,其实正面对两个史无前例。一是大马独立迄今史无前例的全球性疫情,二则是史无前例的强大反对党。由于现在的反对党拥有执政经验,也曾经和新政府的内阁成员共事,所以新政府面对前所未有的被监督压力,在任何决策会更为小心翼翼。”

比如前副国防部长刘镇东和前副卫生部长李文材都曾发表一些有关他们之前掌管的部门之建议,所以民众现在除了可以从政府和媒体获得详情,也可以从反对党获得相当多和详细的资讯。

 

 应设特别小组下放权力

 “为了更有效的管理,慕尤丁应该设立特别的相关小组,并将内阁权力下放,让个别相关部门统筹协调,在最短时间作出最快动作,才能真正在最短时间内控制疫情,同时也要兼顾以免引起人民的反弹。”

他说,新政府现在仍然在寻找一个很好的协调机制,只有当权力分得比较清楚时就不会重叠,而且现在已不是首相一个人说了算,正正是考验首相和其副手们的政治智慧。

“高级部长们能否分担首相的工作量,建立他们的领导威望,其实都能为他们未来的政途加分。这就好像MH370事件发生后,时任国防部长希山慕丁的表现就在当时赢得一致的掌声,建立其领导威望。”

正如慕尤丁于3月27日电视直播演讲时坦承,他并不是在最佳时机成为首相,同时也面对政治、经济和健康危机,但希望各族同胞对他和内阁伙伴及政府多多包涵。

他以慕尤丁上任后的7场电视直播为例,其中6场都是与新冠肺炎的疫情和政策有关,因为慕尤丁也知道这一场疫情不仅是与隐形敌人的一场战役,更是国盟政府领导威望的生死战!


大马政府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简表

3月16日:晚上通过电视直播宣布将于3月18日至31日,在大马全国落实行动管制令。同时,在这期间禁止所有外籍人士入境大马,亦禁止所有国民出境。所有从外国返马的公民都必须进行健康检查 ,并自主进行14天的居家隔离。

3月17日:慕尤丁召各州州务大臣和首长商讨行管令,短缺希盟执政的四州和沙巴;较后,政府首席秘书祖基认错与道歉,但指这并非首相慕尤丁的指示。这一晚,首都巴士和捷运总站出现返乡潮,再加上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阿都哈密宣布跨州需到警局申请准证(尽管五小时后撤回指令),但在行管令执行前反倒引来一波又一波的群聚。

3月18日:行动管制令正式落实。国家安全理事会宪报行动管制令 -- 即《1988年传染疾病防范与控制法令》之下的P.U.(A) 91号,以及行管令下的基本行业。违反行管令者可被判坐牢不超过六个月、罚款不超过1000令吉或两者兼施。晚上,慕尤丁通过电视直播,再次呼吁人民务必配合行管令,否则可能被迫延长期限。

3月19日: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不排除会出动军队来确保行管令顺利执行。

3月20日: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德汉在国营电视台Bicara Naratif节目上称,“温水能将病毒冲下胃,而胃酸会杀死所有病毒”,误导性的内容惹多方驳斥。

3月21日:公共工程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夫指出,每户家庭只限一家之主或是单独一人外出采购必须用品,例如食品以及药物等。同时如果多人外出,并遇上警方的路障或截停,民众需向警方解释原因,并交由警方判断。

3月22日:军队正式出动协助警方巡逻及维持秩序,并帮助警方进行监管,确保人民遵守行动管制令,减少出门。

3月25日:慕尤丁宣布将行动管制令延长至4月14日,并公布三大个人与企业纾困措施,包括所有银行从4月1日起给予客户为期6个月的还贷缓冲期、信用卡欠款转为有期限贷款,以及让企业重组贷款。

3月26日:首相办公室发文告指出,内阁议决首相、全体部长及副部长扣薪2个月,并将这笔款项捐献给冠病基金。晚上,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宣布,柔佛居銮的2个地区的居民有61人确诊新冠肺炎后,该区将从3月27日零时起“封村”,执行“强化行动限制令” 至4月9日。

3月27日:慕尤丁宣布共值2500亿令吉的2020关怀全民经济振兴配套,包括拨出1280亿令吉专注于全民,另外1000亿令吉来支援中小型企业。他也一再强调,政府不会遗忘任何人,会协助全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