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前部长和新冠患者有接触 若隔离政局添变数?

2020 年 03 月 02 日
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

 

根据网站“砂拉越报告”揭露,国库控股高层成为大马新型冠状病毒第26名患者,由于这名高层曾与前正副部长近距离接触,两人近期频与其他国会议员与党要密切会面,恐带来更广泛的牵连。若新首相需要自我隔离的话或造成缺口,政局增添变数。

该网站报导,有关部长被指曾与第26名病患有过近距离接触,而这名部长在过去3天与新政府策划者都有过接触,引发新任首相会受到病毒威胁的隐忧。至周一晚截稿为止,两名前正副部长的检测结果已出炉,呈阴性。惟,专家认为,两人应暂时自我隔离为上策。

检测9次才确诊 妇女潜伏期达42天

以中国四川省资阳市的一起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例,唐姓患者于2月2日被隔离,自2月7日起连续8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结果,直到第9次检测后才获确诊。另,中国山西晋中市则有一名六旬妇女从湖北武汉回乡后,足足需42天才证实确诊。

根据《星报》报导,国家王宫助理礼仪官索非安在推特发文表示,由于有报导指国会议员或接触过武汉肺炎病患,王宫里所有官员和职员都必须接受强制性检测。惟,该推特文在周一晚已被移除。

国库控股高层曾在欢送会上与前正副部长近距离接触。
蔡崇正博士。

微生物学家、生物化学家蔡崇正博士认为,当局对第26名患者进行检测后是属于阳性,但会不会传染他人还言之过早,隔离接触者实为上策。

“接触者若免疫系统强,那当然不会有事。至于年龄65岁以上,或是体弱抱病、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健康有问题者,那就容易成为高危险群。”

国库控股高层 赴华逾月后才确诊

提到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力、散播力的时候,出现“R0值”(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 of the infection),也就是基本传染数 ,这指标用来反映传染病爆发的潜力和严重程度。估算R0值有一个重要前提,在没有外力介入,同时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一个感染到某种传染病的人,会把疾病传染给多少人的平均数。

蔡崇正解释,若以简单的算法,R01就是1人传1人,R010就是1人传10人,R0的数字愈大,疾病将越难以控制,R010可说是超级传播者了。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 R0值估算均在 2-3 左右,但迄今仍存有争议。

大马的第26名确诊患者曾在1月中旬到中国上海,接着在2月27日出现发烧及喉咙痛症状。针对这名患者在长达一个月后才出现症状,超过一般14天的潜伏期,蔡崇正说,从好的方面来看,如果有疫苗的话,这将延长了患者得救的机会。

他以狂犬病为例,潜伏期通常为2至3个月,只要没有发病,这是抗体和病毒赛跑的过程,只要及时的接种疫苗,一般都能诱发机体产生足够的免疫力消灭病毒,避免发病。“假设潜伏期只有短短3天,疫苗才注射还未来得及诱发机体,患者已病亡。”

李文材医生。

李文材:传播范围广和超级传播者不同

民众纷纷忧心是否出现了“病毒超级传播者”(Super-spreader),不过,前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受访时说,第26名患者只是确诊病患,不能视为超级传播者。

“传播范围广泛跟超级传播者根本是两码子事。”超级传播者为一流行病学术语,是指一名具有极高传染性的带原者,比正常带病者更容易传染他人,从而导致疫情大规模爆发。

李文材说,正常程序操作下,卫生部会向确诊病患要求一份清单,在该段期间内去过那里,跟谁接触过,然后再根据清单追踪,把接触者找出来,要求他们自动隔离。

他解释,所谓的接触者不是那种在路上擦肩而过,而是与确诊病患有近距离接触交流的人。他表示,卫生部一般会密切监控,确保接触者遵照有关当局指示自我隔离。

前企业发展部副部长拿督哈达南里证实,他便是网传其中一名与新冠肺炎第26名确诊病例接触的人,而他已到医院接受检验。随着第26名新冠肺炎确诊者曾出席为希盟前正副部长欢送会,《砂拉越报告》报导质疑,新任首相慕尤丁等其阵营人物,是否应遵照自我隔离的防疫措施。

密切接触者较高风险

根据“砂拉越报告”网站访问英国专家,指慕尤丁、哈迪阿旺是高风险群,这是因为慕尤丁从癌症中逐渐康复的阶段,哈迪阿旺为长期患有心脏病,这2人或特别容易受到感染。

根据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的文告解释,所谓密切接触者,即与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在一公尺内有密切接触者,若没穿上个人防护设备(PPE)的医护人员和同住在一个屋簷下的家人。

文告表示,只有曾与阳性病例有过密切接触的人会被过滤和抽样检查,以进行新冠肺炎感染检疫测试,如果与他们接触的人仅被怀疑感染新冠肺炎,但没检验报告证实,就不会被归类为“密切接触者”。

伊朗副总统中招 暂停国会至另行通知

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全球不断恶化,伊朗女副总统埃布特卡和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也中招,法国两名市长也传出确诊。

随着伊朗报告冠状病毒病例数量增加,伊朗国会已宣布暂停会期,直到另行通知。由此可见,新冠肺炎的疫情不仅影响了全球经济,一旦国家领导人受感染的话,那绝对会牵一发动全身,甚至瘫痪整个国家的行政机构和影响决策。

尤其是我国面临新政府刚成立之际,传出首相是否该自我隔离的争议,更需要小心谨慎处理。

洪伟翔:若首相被隔离 或给希盟机会

时评员洪伟翔指出,假设新首相被要求隔离的话,或会形成政府空转的局面出现,毕竟这种隔离不是一两天的就能解决的事,不能没有人稳住国家的操作。

“坊间指新首相或遭病毒威胁的说法纯属揣测,并没有卫生部的确认。况且我国疫情并非高度严重,是全球疫情防控工作上处理得很好的国家之一。”

洪伟翔也说,政府空转局面或可以带给失败方一个重新领导的机会,敦马他们可以要求觐见元首,再次提呈名单。

“反过来,国家面临肺炎、经济挑战的严峻时刻,元首也不希望看到政府空转,可以召见失败方,看他们是否有足够的支持,在大部份人同意下,选出新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