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时评员:若把握三有利条件 希盟或能反败为胜

2020 年 03 月 02 日
时事评论员洪伟翔律师。
联邦政府的政权虽然变天,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脱颖而出为第8任首相,但这不意味著慕尤丁就是最大赢家,在目前这个双方还认为有更多议员支持的理论下,希盟如果及时作好三大策略,捉紧议长、敦马及保持113议席或拉拢更多议员支持,那么在国会还是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时事评论员洪伟翔律师对《观火》表示,希盟如果继续捉紧下议会议长(来自希盟),主席敦马及继续保持住113国席的支持,有了这三个有利条件,希盟还是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他说,安华的三心两意及不耐心,是造成希盟倒台的重大原因,敦马虽然知道阿兹敏发动政变,在进行很多动作,但老马一直都不同意发生政变,因为此举不单会造成土团党分裂,也会让他觉得没有面子,因之前已承诺将在十一月交棒安华。
 
他指出,但安华明显很不耐心,竟在2月26日当天宣布收回希盟对老马的支持,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决定,导致种下今天的败局。
 
他说,安华虽然在3天后,即2月29日又重新表达对敦马的支持,安华虽然重新靠向老马,达致共识重新推荐敦马为首相人选,但一切都太迟了。
 
“老马纵横大马政坛数十年,老谋深算,老奸巨滑,但却不是神,不要以为敦马靠向安华,安华就是赢家,就有优势,安华得到敦马不是赢家,只是优势,但安华却没有使用这个优势说服东马老大砂盟(GPS),欲说服GPS过档不是简单任务,因为砂盟与行动党不共戴天,加上GPS早已和慕尤丁会面,或许大局早已决定,皇宫在2月29日召见慕尤丁后就宣布委任他为新首相。”
 
“我认为在这次的政变中,希盟,土团党及公正党都是输家,很多人以为慕尤丁当上首相是笑到最后的赢家,但大家必须要知道,慕尤丁的首相位是坐不稳的,第一:新政府里面的势力无法超越巫伊联盟,他们之前发出的文告都是巫伊达致协议后先发出,再由国阵跟随,只是表明的形势文告。”
 
“换句话说,巫伊已谈好了,国阵才跟随,马华及国大党,阿兹敏派系都没有参与决策的权力,只是扮演"跟随"的角色。”
胜败难料存变数  希盟仍可放手一搏
洪伟翔认为,国家政治未来还有很大变数,谁胜谁败还很难说,希盟在国会还是可以放手一搏的。
 
他说,毕竟议长是自己人,可以先发制人对新首相投下不信任动议,在这样情况下,慕尤丁相位将无法继续保住,如果换另一个想法,慕尤丁做完3年相位,但这时候土团党已经公开决裂,巫统在来届大选,是肯定不会将自己的席位让给土团党上阵。
 
“巫统其实已和伊党谈着下届大选议席分配的协议,土团党未来就是要面对巫伊的强大挑战,土团党因此在这个时候靠向巫伊是非常不明智的决定。”
 
他说,慕尤丁出任过副首相,肯定渴望当上首相,巫伊趁机开出条件,让老慕满足个人成相的使命,他不是为了党的利益。
 

“再加上阿兹敏靠拢过去也不是实际的决定,他跟随安华30多年都可以作出背叛老大的动作,过来国家联盟,难保会获得信用。阿兹敏在前朝希盟政府权高位重,受委经济部长,他在新政府相信会再次受委部长,但不可能再出任经济部长。”

希盟必须确保议长不在这个时候变节,立场坚定。
务必团结勿分裂 需确保议长不变节
洪伟翔说,希盟必须确保议长不在这个时候变节,立场坚定,当一众希盟议员对新首相发动不信任动议,议长马上接受,那就有机会翻身,在国会重选首相。
 
“希盟最重要的还是要有足够的人数作为后盾之外,也不要再互相指责闹分裂,必须继续支持敦马,尤其是安华必须知道,敦马是他的长辈,当长辈发牢骚,小辈就应该忍让,这原本就是一名政治人物应持有的风度及耐信。”
 
他认为,安华如果再继续埋怨敦马,还在为敦马根本都没有想过要交棒给他的事在耿耿以怀,那是很傻及非常愚蠢的想法。
 
反跳槽法违宪 各党可设限禁呈辞
“我国不需要反跳槽法令,因为它违反了国家宪法。”洪伟翔表示,政党其实就是一个社团,因此要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注册,要加入什么社团,也是个人的人权,无人可干预。
 
他说,不过,各政党倒是可以实行一个跳槽限制,就类似国阵在新山会议员沙里尔早前从巫统跳槽四六精神党后的情况。
 
沙里尔当时是在大选,通过巫统旗下中选,但过后却辞职跳槽四六精神党,并在补选中,代表四六上阵还大胜巫统候选人。国阵政府过后为了防止类似事件重演,修改法律定下辞职跳槽的议员,不可在指定期限内再度上阵,过后就没有人敢辞职了,因为你一辞职就无法再上阵。
 
新政府非穆斯林内阁成员少是预料之事,相信人数将在十位左合右,这包括了来自东马的代表。在这种情况下,关键少数的政党就扮演了一定作用的角色,马华及国大党在新政府还是可以发挥,问题是他们敢这么做吗?
 
“慕尤丁身位首相,有开出诱惑条件的权力,在这种情况下,老慕可以借此巩固自己的相位,包括拉拢敦马。”洪伟翔表示,如果慕尤丁成功拉拢敦马,向敦马开出出任资政及慕克里出任重要部长的职位,那么希盟就此玩完。
 
“由于敦马已公开与慕尤丁决裂,为了面子,加上一身牛脾气,敦马是不会轻易被诱惑的。”他表示,希盟如果无法在国会撼倒新首相,那么就做一个实力强大的反对党,好好的为马来西亚努力。
 
议员勤出席国会 随时可发动推翻
 
他指出,希盟议员必须勤劳出席国会,因为他们还是可以随时发动推翻现有政府。反对党一方若勤劳出席国会会议,执政一方当然也必须这么做,不然很难通过一切议案,那时候现有政府就等于处置于倒台危机,到时又要换首相换政府了。

“希盟土团党都是这次政变的输家,就土团党而言也已经分裂,慕尤丁为了当上首相出卖党利益,后者如果有胆识,应该使用目前的地位推动与巫统合拼。”
 
洪伟翔说,巫统既然可以让慕尤丁出任首相,相信也可以接受与土团党合拼,在这情况下,巫统就成了国会大党,也同时解决了双方到时在国会对立的危机。
 
希盟在经过这次政变后相信也了解到团结的重要性,从希盟分裂出来的土团党员已无家可归,敦马已无家可去,除非他接受慕尤丁的献议或另成立政党,但看来这些是不会发生的事。
 
因此,希盟或可在这个时候就来一个三党大合拼,组成多元种族的大政党,再由党员们通过直选式选出领导人,如果再获得沙巴民族复兴党(WARISAN)的加入更好,这也是希盟政府变天的一个好消息。
许汉宏。
未及两年再变天 民众多观望
联邦政权不到两年时间再一次变天,民众抱着观望态度。
 
民众许汉宏表示,换了新政府已经是铁一般事实,人民唯有接受事实。
 
他说,目前是时候让新政府时间去发挥、整顿及提升经济,因为这一环与民生活起居息息相关,必须把人民的问题摆在第一位。

民众刘秀慧说:“只是那几天时间,中央政府就变天了,我到今天还是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

来自双溪大年的刘秀慧接受《观火》访问时说,人民要的是一个中庸治国,不要贪污及能够搞好经济的政府,她希望新政府能够带领国家走向轨道。

她表示,希盟在2018年509当天终结了国阵60年政权,缔造国家政坛辉煌史,但现在也因自己的"自信"及"大意"付出惨痛代价,成为大马政坛史上最短命的政府。

郭子仁。

退休校长郭子仁说,期望组成新政府的官大人,时刻以人民的民生问题和国家富强放在首位,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