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当局征建议书,再商渡轮命运(再见渡轮?系列4)

2021 年 01 月 03 日


当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那自然会有不同的立场。渡轮的去留问题亦然。

当你从经济角度看,既然渡轮每个月都入不敷出,倒不如尽早止损更实际。当你从历史文化角度看,渡轮是见证岁月的古迹,也是几代人的回忆载体。

当你旅游角度去看,渡轮就是吸引游客的卖点,也是体验槟城的一张名片。当你从社会福利角度去看,那渡轮就是很重要的公共交通工具,让人和车跨越槟威两岸。

因此,无论你我有何看法,并不是你我支持哪一个政党,抑或你我爱得槟城够不够深,而是大家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渡轮去留问题。虽说槟城渡轮的去留,众说纷纭,但纵有再多的不舍,渡轮的命运也只有当局说了算。

日前,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一行人拜访槟州港务局,红衣者为槟州港务局主席拿督陈德钦。

 

陈德钦:船龄老配件贵,专家不鼓励航行

槟州港务局主席拿督陈德钦接受《观火》访问时指出,槟州港务局将对外公开征求建议书,让各界参与建议有关退役下来的渡轮将用在哪些用途,任何专家或机构都欢迎他们积极提供建议。

他说,较早前,提出的水上博物院、水上餐厅、往观光渡轮方向发展,也只是建议,港务局将公开征求建议书后,才会进一步定夺。

他强调,由于槟州渡轮的服务时间是早上6点到晚上11点半,每天都很频密行驶、配件很昂贵、服役多年。因此,不少专家也是不鼓励继续航行。“如果往观光渡轮发展,情况就不同,因为航行不频密,且还可以继续保留渡轮。”

当记者询及有否可能为渡轮进行“换心手术”,将现有的柴油发动机渡轮改为电动,让渡轮继续行驶时,他说,由于他尚未有这方面的专业报告,所以暂时不方便评论。

槟州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宣传秘书陈慧萍。

陈慧萍:渡轮营运非零和游戏

槟州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宣传秘书陈慧萍认为,相信还有很多方式来保留槟城的渡轮,当局不应该直接停止渡轮服务,如可研究如何减低渡轮的成本,让渡轮继续航行;而槟城人在时代洪流下并没有拒绝进步,也没有拒绝双体船投入服务,但两者其实可以共存。

她说,从官方的言论看起来,是因为渡轮老旧、维修成本太高,其实当局应该研究参考国外的做法,设法减低成本,让渡轮继续服务,相信大多槟城人都不愿意看到渡轮停止服务。

“槟州渡轮服务的文化遗产价值远远超乎经济价值,渡轮可以提升设施,零件可以找新的取代,甚至购买新的渡轮,它不是一个零和游戏,绝对有更好的解决方案。联邦政府应该多方面思考,而不是一昧的边缘化槟城。我希望槟城人可以一起站起来捍卫我们槟州独有的文化遗产。”

早前,陈氏也在网上发起“一人一照拯救渡轮服务”运动,冀民众积极参与并将自己过去与渡轮的合照上载至社交媒体,然后标记“#一人一照拯救渡轮服务”展现槟城人捍卫渡轮的决心,希望联邦政府可以听取民意,莫与民意为敌。

 

时评员胡逸山博士:自力更生至为关键

同时在经济和机械工程都具备学术专业的时评员胡逸山博士指出,无论是添购新船、改造现有渡轮引擎,抑或以其他模式(如双体船或快艇等)继续提供横跨槟威两岸,其实最重要还是要“自力更生”。

他所谓的自力更生,即是渡轮收入足以应付开支。“无论是添购新船或改造引擎,看来都是可行的方案,但谁要去承担这些费用呢?看联邦政府的反应是不太愿意,那么要去哪里找这些资金呢?”

他提到,当局也可进行民调,调查之前的渡轮使用者是否愿意支付更高昂的船费,那就能预算调涨船费后能否收支平衡。

如果当局决定将渡轮充作旅游用途,他建议可深化内容,而不仅是改为博物馆或海上餐厅,比如包含渡轮环岛游、观光槟威两岸一些景点和纪念品等内容的旅游配套,自然就能把票价订得更高。

 

总结:方法总比问题多

我们都知道,槟城渡轮的问题在哪里,但解决问题的方法永远不只是一个,因为方法总比问题多。 

因此,当大家应该撇开政治歧见,集思广益,真正聆听各方建议和权衡各项利弊后,再商定夺,必能以民为本,达到多赢局面。

 

再见渡轮?系列1: https://firewatch.my/page.php?p=1213

再见渡轮?系列2 : https://firewatch.my/page.php?p=1218

再见渡轮?系列3: https://firewatch.my/page.php?p=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