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老船换心,行不行得通?再见渡轮?系列3

2021 年 01 月 02 日
历史同样悠久的香港天星小轮。

 

百年渡轮之所以引起去留争议,最主要是营运成本过于昂贵,尤其是维修费。

槟城港务局主席拿督陈德钦于2020年8月接受纸媒访问时透露,渡轮维修及开销每个月约200万令吉,2019年渡轮的全年收入则是700万令吉,但一年的维修及开销费用却高达2800万令吉,足见陈旧渡轮维修费用的昂贵。

当时他形容,“就像换官车一样的道理,维修费太昂贵是项沉重的负担。”

槟城渡轮超过百年历史。

 

现有渡轮逾40年,维修费贵

为什么渡轮的维修费会那么高昂呢?大马理科大学高级讲师张友兴博士接受《观火》时说,渡轮的操作原则基本上和其他的陆地交通工具一样,引擎用旧了就会出现很多问题,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目前当局拥有的四艘渡轮包括PULAU UNDAN、PULAU ANGSA、PULAU TALANG和PULAU KAPAS全都超过40年历史。2020年8月24日至26日期间,槟城渡轮就曾因四艘渡轮皆出现故障,而创下百年以来首次全面停航三天。

既然渡轮引擎改装在北欧国家已成趋势,那么槟城渡轮能否仿效参考呢?若要为槟城渡轮进行“换心手术”,又有什么挑战和难题呢?

 

张友兴博士:需先评估三方面

张博士分析说,如果当局有意为槟城渡轮进行“心脏手术”,必须先进行初期复合式转换研究(Initial Hybrid Conversion Research)以对渡轮的船舶、岸边基础设施及船岸界面进行研究、勘察和评估。

何谓行初期复合式转换研究(Initial Hybrid Conversion Research)呢?

1.船舶研究(Vessel Study)
- 需要开发一种概念设计,以将渡轮转换为全电动模式。该研究还包括全球船舶改装和采用复合技术的新造船之摘要,对潜在成本和减排量进行审查,以及监管审查。

2.岸边基础设施研究(Shore Infrastructure Study)
- 包括安装岸边改进设施,能否支撑槟岛和北海码头的高压充电站之开发概念图、容量分析和通行权分析。

3.船岸界面研究(Ship-shore Interface Study)
- 评估电动渡轮在岸边码头充电之选项。研究包括行业状况、需求定义(例如安全性、船只运行,潮汐波动和运行限制),概念设计和成本审查。

Tycho Brahe和Aurora的航线长约4公里,和槟城渡轮航行槟威两岸的3公里距离相近,而且都是双层载人载车的渡轮。

 

可参考丹麦瑞典两艘船

“无论船舶、岸边基础设施及船岸界面都是必要的。比如船舶的承重量会决定发动机的马力和设计、渡轮行驶距离、两个码头岸边能否安装或衔接至高压充电站、每次充电需要多少分钟等因素,而且岸边充电时潮汐波动也会影响稳定性,这些都需必须进行初期复合式转换研究后,才能进行评估。”

他以槟威码头两岸航行距离约3公里,以及槟城渡轮原本双层载人载车的两大特点,引用了Tycho Brahe和Aurora这两艘渡轮为例。这两艘渡轮是在丹麦的赫尔辛格和瑞典的赫尔辛堡这两座城市航行,整段航线长约4公里,每趟航行约15分钟,而每年运载740万乘客和190万辆汽车。

改造后的Tycho Brahe和 Aurora,两艘渡轮的电池总容量达到8320千瓦时,相当于10700个车用电池的总量。值得一提的是,渡轮航线两端的码头配备工业机器人的自动化岸上充电站,通过加快连接速度提升充电效率,在瑞典的赫尔辛堡码头充电约9分钟,而丹麦的赫尔辛格码头只需充电5分钟!

槟威码头两岸距离约3公里。

 

充电需兼顾安全稳定速度

张博士剖析,如果要将槟城渡轮引擎改装为电动,电动渡轮复合动力系统的电源管理优化及电池充电时间会是最大的挑战。

“渡轮和汽车不同。我们很容易在市面上找到汽车的替代引擎,而渡轮的引擎则会因其他因素,如船身设计、承重量和航行距离等所影响。因此,如何优化电源管理是必须因应每艘船去客制化的。”

另外,电动渡轮的充电时间也必须纳入考量,这是分秒必争的一环,否则充电时间过长,那乘客和汽车上船了还需等渡轮充电完了才能行驶。

目前,世界各地电动渡轮都有各自的充电方案,比如完全停泊在岸边充电,也有一些是提前充电部分能源,然后当船靠岸后再更换或继续充电至满。

 

若实践将成东南亚第一

受询及船龄会否成为将槟城渡轮的柴油发动机改为电动的阻碍时,他坦言的确会增加难度,但最好是咨询在改装渡轮引擎方面有经验的公司和专才,评估后才能有更适当的建议和决定。

他说,比起添购新渡轮的巨资,将柴油发动机改装为电动确实是另一折衷方式。换言之,改装需要克服的难题多是技术层面,而添购新渡轮则需要高昂费用。

不过,他也提醒说,另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改装为电动渡轮除了需要承担引擎改造的资金成本,也需承担岸边基础设施如高压充电站等一次性成本,接下来则需5年至10年不定按引擎消耗量来更换电池。

他在总结时提到,世界各地很多地方陆续将柴油发动机的渡轮改为电动,但目前东南亚并未看到此情况,而槟城渡轮或许可以成为东南亚第一,这对旅游业也有很大的助益。

【下期预告:如果老船换心行得通的话,那有关当局有何看法呢?难道槟城渡轮就像个垂死的老人,等到双体船运抵后,就真的要向历史谢幕吗?】

 

再见渡轮?系列1: https://firewatch.my/page.php?p=1213

再见渡轮?系列2 : https://firewatch.my/page.php?p=1218

再见渡轮?系列4 :https://firewatch.my/page.php?p=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