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影报告站

新马本土电影的萌芽期

2020 年 11 月 26 日
《新客》的摄制团队:右边戴帽子的是来自台湾的男主角郑超人,坐在其后的是来自中国的导演郭超文,站在他身旁的是新加坡女主角陆肖予。

 

新马一带的本土电影最早可以追溯到1927年上映的《新客》,第一部马来电影则是1933年制作的《Leila Majnun》,两部电影都是在新加坡拍摄,之后才巡回上映,当中的过程反映了早期电影如何在这里萌芽开花,走出电影制作的第一步。

从流动帐篷到电影院

马来西亚的电影放映业先驱是生意人和教育家杜南,他是孙中山的支持者,1910年与儿子杜冠雄开创了「大中华巡回电影院」,在大帐篷内放映具有革命思想和爱国主义的黑白默片,对象是一般普罗大众。后来为了应付观众更高的需求,把流动帐篷搬进建筑物内,成了电影院的前身。到了1926年,从上海南下的邵氏兄弟积极投入新马一带的娱乐事业,在十年内收购了110家影院、10家游艺场和4间大舞厅,建立了完善的发行与放映网络,同时投资电影制作,除了进军港台,还在50和60年代拍摄了为数不少的马来电影,捧红了一代巨星P. Ramlee,成为风光一时的娱乐王国。至于本地电影的幼苗,早在20年代已经悄悄萌芽,写下了历史第一页。

制作年份最久远的本地电影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以为新马地区第一部电影制作是1933年的马来片《Leila Majnun》,直到新加坡一群电影爱好者出版了《新客——新马首部长篇电影的故事》一书后,才发掘了几乎被遗忘的历史。《新客》是一部1927年的中文黑白默片,根据资料考查,曾经在当年3月4日(星期五)晚上八时在新加坡维多利亚剧院举行首映礼,内容讲述穷苦的孤儿从中国大陆来到南洋,寄居在富有亲戚的豪宅里,因为不熟悉当地风土人情而受到排挤,经过一番努力后终於被接受及得到表妹的爱情。这部电影的拷贝已经失传,只留下几张珍贵的剧照和剪报,是目前为止制作年份最久远的本地电影。

新马第一部电影《新客》(1927年)的女主角是新加坡演员陆肖予,她在片中饰演爱上表哥的张慧贞。

麻坡人拍电影

《新客》由「南洋刘贝锦自制影片公司」拍摄,创办人刘贝锦是麻坡富商刘筑侯(中化中学创办人之一)的儿子,他生于新加坡,不久迁居麻坡,6岁到中国受教育,16岁回到南洋,因为受到上海影业的启发而在1926年7月成立电影公司,地址就在新加坡牛车水北京街(俗称衣箱街)一间店屋内。他请来上海的郭超文当导演,台湾的郑连捷(艺名郑超人)当男主角,女主角则是新加坡人陆肖予,他自己负责写剧本。电影租用位于新加坡Katong 的Meyer Road别墅拍摄,外景包括新加坡的圣约翰岛、植物公园、柔佛州的苏丹皇宫和矿场。当年上映时原本有九卷影片,但因为无法通过英国殖民政府的电检,结果只放映了前面六卷。该片在新加坡上映后,也曾经在马六甲和吉隆坡播放,后来还改名《唐山来客》在香港上映四天,成为新马史上第一部出口电影。

导演与男主角的传奇人生

虽然贵为新马第一部电影,可惜电影反映欠佳,刘贝锦的公司在成立不到一年后关闭,而他本人也命途多舛,在日军侵华后,37岁的他在1939年抛下麻坡的妻子和四名子女,带着家族企业的十多辆大型货车前往云南昆明,担任第三批594名南桥机工的总领队。他在战后因为批评国民党腐败而被捕坐牢,中共掌权后他又被怀疑是国民党的反革命份子再度入狱,最后在1959年死于狱中。该片男主角郑超人的遭遇同样曲折离奇,他在拍摄《新客》时结识本地女子周清华而结为夫妻,不久就到上海发展演艺事业,还与阮玲玉演出了1929年的《妇人心》;当他回到台湾后又因为战乱和时代动荡,与妻子失去联系,直到1971年才在柔佛的Kota Tinggi重逢,可惜她已经因为思念过度而精神失常。这段遭遇当年轰动一时,曾经被录制成1973年的流行歌剧《万里寻妻》,1981年被搬上台湾电视荧幕,剧名是《疯女情》。

史上第一部本地马来电影《Leila Majnun》的拷贝已经失传,网路上只能找到模糊的剧照,依稀可以看出Bangsawan演员的身影。

中东色彩的马来电影

马来电影一直主导本地市场,但很少人知道新马第一部马来片的历史。根据资料记载,这部名为《Leila Majnun》的影片於1933年拍摄,由印度孟买创办的Motilal Chemical Company制作,该公司把基地设在新加坡,专门从事进口二手电影器材,后来投入电影发行,引进不少印度片在新加坡院线上映,因为看见票房有利可图,於是请来印度加尔各答的导演B S.. Rajhans负责拍摄。电影取材自中东流传千年的爱情故事,讲述一对苦命恋人因为双方家长势不两立而被拆散的悲剧。这个故事在中东与南亚一带耳熟能详,在印度曾经三度被搬上银幕,本片就是根据1931年的印度版本改编而来,只是换成马来语对话。男主角M. Suki和女主角Fatima Jasmin都来自当时著名的Bangsawan团体,这是一种马来传统歌舞剧,英国殖民时期风行一时,经常在影院巡回演出,《Leila Majnun》是其中一个热门戏码,所以成了电影征求演员的首选。不过由于Bangsawan的演出倾向即兴形式,演员在背诵电影的固定对白时可谓吃尽苦头,据说男主角在电影上映之前就去了巡演,根本没有在大银幕看到自己的演出。

《Leila Majnun》1934年在新加坡上映后,曾经北上槟城在当时的Windsor Cinema(后来的首都戏院)放映长达两周,有报章广告为证。

 

失传的电影拷贝

《Leila Majnun》杀青后,被安排在1934年3月27日哈芝节当天在新加坡Marlborough Theatre上映,映期持续一周,证明观众反映热烈,过后又再带到槟城Windsor Cinema(后来的首都戏院)放映长达两周。 1933年的版本在当时耗资五万元拍摄,为了忠于故事背景,片中出现大量阿拉伯与埃及色彩的歌舞。这部电影后来在1962年被翻拍,成了老影迷的记忆。现在回顾,史上第一部马来片出自印度导演之手,演绎一个源自中东的爱情故事,足见新马文化的多元融合。很可惜电影拷贝已经失传,只能从当年的剪报和模糊的剧照中追忆。

 

陈伟光 | 特约
马来西亚资深剧场人、影痴与音乐发烧友,近年从剧场教学退休后,喜欢在社交媒体撰写各类艺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