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日记

邂逅龙目 - 营火之约

2020 年 11 月 25 日

 

凌晨三点钟,睡了五个小时,辗转于平躺、侧睡与俯卧之间已经半个小时有余,想来是无法再入眠了,还是起身,去赴个与挑夫们的营火之约吧!

挑夫们说好了营火将通宵不息,等着哪位睡不着的客人来作客,贴心的挑夫们,随时会为失眠的你备上一杯热茶,然后大家围个小圈,以营火为光,草地为席,星空为伴,寒风为伍,在黑暗中等待天亮。

我们就这样坐着,没有特别有趣的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除了偶尔胡乱看诊随便处方之外,更多时候是挑夫们在谈着彼此的生活点滴。有个挑夫孩子刚出生,需要努力赚钱,有的孩子明年要上学了,想要更努力赚钱,另一位结婚不久,老婆刚怀孕,也要努力赚钱……我想,对于贫穷的人们来说,谈生活就是谈金钱,很现实,却不做假,是我所欣赏的坦率。

入夜后,天气转寒,最适合来个营火会了。
有时候太冷了,营火早早就升起了。
挑夫们肩上扛着二十多公斤的篮子,脚下夹着一双日本拖鞋,还能健步如飞地在沙石斜坡上平衡自己,堪称林贾尼山上的拖鞋英雄。

知道我们是马来西亚来的客人,挑夫们总爱说起自己在马来西亚当外劳打工的日子。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十位挑夫中竟然有七位来过大马当劳工,最早的十年前,最近的一位2015年才回乡。大家就爱说起当初自己打工的城市,还有去过的地方,然后问你:‘你知道这地方吗?’

幸运的遇到了好老板,离开时还给了手信带回家,不幸的就会抱怨老板非常苛责,爱鸡蛋里挑骨头,常会招来一顿挨骂。不过,他们很少会谈起当时在大马的工作性质,住宿生活条件等,我想那可能是段很辛苦的劳役日子,只是在身为大马人的我们面前不好意思开口而已吧!

他们总爱叼根烟,休息时也是,工作时也是,一根接着一根抽......或许是天气寒冷,或许是生活艰难,工作很苦,烟能让他们暂时忽视了身边的寒风,身上的疲累,因为身边有太多的苦需要忘记,所以才会烟不离手。

营火在眼瞳中跳动,挑夫长阿莫用根树枝挑了一下火苗子,瞬间蹿起了一米高的火焰,有点潮湿的树枝也被烧得哔啪作响,浓浓的白烟呛得我一阵干咳。

望着林贾尼山脊上一排长龙似的灯光,它们正努力地慢慢向上移动,两天前的我也曾是那其中一盏灯,一样是非常努力地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看着最前面的一盏灯已逐渐向顶峰接近,看了看手表,就快早上五点钟了,那将是今天第一位登顶的人。

不久,天际边已微白,仿佛在宣告长夜已结束,新的一天即将开始。我在林贾尼的最后一个早上,那弯弯的残月正好挂在东边,随着破晓的到来渐渐隐没在晨光中。

前不久我在想,如果能够拍一张月亮和太阳同时出现在一起的照片那该多好呀?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机会终于让我在林贾尼遇上了。只是那么一瞬间,在那微亮的晨光中,东方的天际边,太阳冒出个头,欲随着月儿西行。月亮因太阳而发光,可却也让自己隐于太阳的强光中,原来月亮与太阳的相遇就只能是短暂的一瞬间。
朱雅蕙 | 特约
80年代在槟城一个小渔村出生。毕业于理大医学系,现为外科医生。虽手中握刀,但仍能趴趴走、当文字新人,感恩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