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日记

邂逅龙目 - 一群无优点的登山者们

2020 年 11 月 04 日
我登山,不是为了让世界看见我,而是为了能更好的观望整个世界。

 

前期说到我成功登顶了。

早上七点三十分,我在林贾尼顶峰上站着已近两个小时,冷得直发抖,两排牙齿开战已久,实在忍不住,跟着挑夫阿莫下撤到五十米外的大石后避风。望着那要命的五十度沙石陡坡,试着寻找其他队友的影子,不过发现此时正往上爬的只剩几个小黑点,难道其他人都放弃了?

不久,石头转角处出现了一个红色身影,是大哥马兹兰,我们立刻对他欢呼道:‘加油,还剩下50米了,您能做到的!’

他只能对着我们苦笑,然后举起大拇指,表示他很好,一定到顶。马兹兰大哥是我们队里年纪最长的,已经55岁,不过他从年轻时就参加许多登山活动,现在的体能素质也因为不间断的训练而比年轻人还健壮,他登顶是预料之事。

到达顶峰时,大哥很激动,喊道:‘我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

看他抬头对着蔚蓝的天空说:‘感谢真主阿拉,让我能够站在林贾尼上见到这美丽的一切,希望能再给我十五年的时间和体能,让我能够继续登高,直到我没有力气的那天为止。’

如果没有之前的‘千辛万苦’,哪来的眼福看到如此壮观的日出?

 

看着他如此激动,觉得或许他想一个人独处,所以给他拍了些照片后,我重新下撤回到50米大石处。此时,在陡坡上看到了一个颠簸的身影,正吃力地往上,手上还拿了个卷起的大布条,是拉菲老师。不久,他也到了转角处,不过一脸就快要倒下去的样子,我急忙迎上去,把他的背包、布条及照相机接过来,帮他提上山峰,于是,我又‘登顶’啦!

拉菲老师在龙目的Praya中学教书,已经是第四次登上林贾尼了,不为别的,只为了要拍下林贾尼的美丽。摄影是拉菲老师的爱好,他登过无数的山峰,也不知他是因为开始登山后才喜欢上拍照,还是因为喜欢拍照才登的山?

 

在布条前拍照留念后,已是早上八点,太阳有点猛,想说后面应该不会有人了,开始准备下山。半途中,看到了大家认为最不可能登顶的人,阿兹曼老师。

阿兹曼老师右边膝盖其实在几个月前已经受伤,但他还是坚持要参与此次的林贾尼之旅,除了他是这次行程的筹划者之外,我觉得更多的是他那登山者的态度与执着,他说:‘无所谓,最多我下山时帮忙关上门闸(penutup pagar,也就是最后一位下山的意思)。’

‘伯亚还在我后面,我们俩应该是最后两位了,哈哈哈!’阿兹曼开玩笑地说。

因为实在没勇气四度登顶,为他打气后,目送他一拐一拐地往上爬去,我心里无限感慨,比他年轻,比他健康的大有人在,能有他这种精神的却寥寥无几了。

下山时,让人‘望眼欲穿’的基地营。

 

如果说登山爱好者都有些倔强的脾气,而且非常执着,这句话我非常赞同,因为没有倔强和执着撑着,就不可能做好这件事。登山靠的是体力、耐力和意志力,须有一步接着一步慢慢走的恒心,不受其他人影响的步骤,还有,最重要的是那股相信自己能够登顶的意念。

男的、高的、年轻的、肌肉型的......这些只是少许的优点,不过不是关键。如果没有以上所提的优点,却想开始尝试登山,就该拿出决心,现在开始吧!

我知道有决心就能成功,因为我就是属于没有优点的那一个。

当高海拔缺氧,又遇上如此陡的斜坡,你还会继续吗?
我们只是爱爬山,没有特别好的体能,也没有经过特别训练,比起职业登山者,我们还望尘莫及,但我们的决心和毅力未必比职业登山者差哦!

 

PS:

林贾尼火山是比沙巴神山低,不过难度双倍有余。我们共11人挑战攻顶,最后成功的有7人。听说伯亚老师是当天最后一位登顶的人,一路坚持到最后的那一刻,在山顶上,他哭了。而阿兹曼老师真的成了最后一位下山的人,攻顶之役共用了12小时,只可惜这里没有门闸,他无法当关闸之人了。

朱雅蕙 | 特约
80年代在槟城一个小渔村出生。毕业于理大医学系,现为外科医生。虽手中握刀,但仍能趴趴走、当文字新人,感恩无限。
【 热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