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风景

大汉山森林徒步 夜宿蝙蝠洞

2020 年 11 月 04 日
要过夜的森林徒步,轻装出发是不可能的。但因为必须自己负重徒步,需求都会变得很简单。

 

大汉山国家公园(Taman Negara Kuala Tahan)在地球上存在了一亿三千多万年,最古老热带雨林之一,是马来西亚的绿色心脏。她就在我住的国家里,错过她,真的很没道理。

我很有自知之明,大汉山最闻名最考验体能耐力的攀越路线,不是我能挑战的。于是我选择了轻松的Gua Kepayang Besar旅程,两天一夜,夜宿蝙蝠洞。

当然,要过夜的森林徒步,轻装出发是不可能的。但因为必须自己负重徒步,需求都会变得很简单,断舍离起来一点都不手软。我们人数不少,所以安排了三个山导随行。他们帮我们承担了大部分公用物品的重量,瞅着他们背上几十公斤比人头还高的大背包,而我们只需负责自己的用品和分摊公用的食水和食物。我突然就知足了,觉得肩上这点重量完全可以当作徒步的情趣。

两天下来,身上的衣服完全没有干爽舒适的时候,舟车劳顿后还要攀山涉水,鞋子还打脚。身体已精疲力尽,但心情却是难以言喻的愉悦。

 

大汉山国家公园被保护得挺好,林中的动植物至今仍保持着原始状态,也没有垃圾,这很难得。我们带进森林里的大小东西都必须全数申报,小至方便面里的调味包袋数量都得写清楚,带进去的东西除了塞进口里的,其它的都得原数带出来。

大汉山国家公园里的树冠吊桥(Canopy walkway)也是世界最长的雨林吊桥。它全长530米,离地面40米,没有任何螺栓、铁钉和钳子,就在雨林中最高的大甘巴豆(Tualang)树林之间以绳索绑成的树上吊桥。

在我以为快走完,可以松一口气时,谁知还有这个让我肾上腺素飙升,目测有45度倾斜的镂空楼梯!(Fidelis Chin供图)

我严重恐高,吊桥走的时候会摇晃,我其实怵了一路,终于感觉快走完,以为可以松一口气时,谁知还有更刺激的。有两段吊桥,竟是目测有45度倾斜的镂空楼梯!让我顿时肾上腺素飙升,心里猛打鼓,腿肚子直打颤,最后以极难看的鸭子步姿势下的梯,很丢人。(捂脸)

走完吊桥,我们乘着船穿过黄浊的河流,一直驶到到森林的入口,正式开始当天的徒步行程。山导们从进山开始就给我们科普林中的植物,哪些可以救命治伤,哪些有毒致幻致死,如何在野外求生。记得有坨大象屎上开了一丛小伞菇,山导说那些菇可以拿来酿酒。我一般是不敢吃的,当然如果你想试,我也不能剥夺你勇于尝试的机会。

大象屎上开了一丛小伞菇,山导说那些菇可以拿来酿酒。我一般是不敢吃的,当然如果你想试,我也不能剥夺你勇于尝试的机会。(Fidelis Chin供图)

 

我们队友间的实力很悬殊,队伍前后很快就拉开了一段很远的距离,山导为了让我们赶在天黑前全数抵达山洞,操了一路老妈子的心,幸好不负所望。毕竟摸黑在森林中随地露宿是非常危险的,随时可能会被风吹掉下来的枯树枝弄伤,也很可能会遇到动物被袭击。

Gua Kepayang Besar 蝙蝠洞入口。

蝙蝠洞里漆黑不见半指,空气中充斥着醉人的亚摩尼亚味,洞壁里挂满了数以百计的蝙蝠。洞里的蝙蝠屎都累积成几寸高的泥沼了,不小心误踩的话,有你哭的!山洞里很大,估计能住下二百余人。洞里地面情况凹凸不平,伴有小沙石和一两滩屎花花点缀着,没有泡沫睡垫作底,直接用睡袋的话,真的会硌得慌。

我们的山导很有意思,不但为我们背了五公斤白米,一大堆蔬菜,炊具碗盘,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竟然还能烧出味道不错的三菜一汤(有鱼,有鸡还有菜),白饭任你吃。居然还坚持要是烛光晚餐,这山野的小日子还坚持过得这么精致,我真服气了。

我们的山导在如此苛刻的环境下,还坚持给我们做饭,让大伙儿吃好。(Fidelis Chin供图)
很有锅气的炒青菜,很有路边大排档的感觉是吗?(Fidelis Chin供图)
咖喱鸡香气逼人。(Fidelis Chin供图)
我们当晚吃的是烛光晚餐,这山野的小日子,山导们还坚持过得这么精致,我真服气了。(Fidelis Chin供图)
每个人在山洞里只有这“一亩三分地”。(Fidelis Chin供图)
这箭猪会轻车熟路地翻锅倒盘找快熟面,动静闹很大。还完全不怕生,你给它食物,它就做你的魔豆,随便你拍,是个很上道的家伙。
蝙蝠洞清晨一隅。(Fidelis Chin供图)
清晨的蝙蝠洞里有晨光,有烟火气,让人不自觉地平静下来。

 

回程的时候,山导把我们领到小河边玩野炊,去原住民小部落看原住民示范钻木取火、玩吹箭,还有刺激的激流泛舟。其实两天下来,身上的衣服完全没有干爽舒适的时候,舟车劳顿后还要攀山涉水,鞋子还打脚。身体已精疲力尽,但心情却是难以言喻的愉悦。

波澜不惊,静谧的河面,感觉像隔绝了断层处那热闹纷扰的、河面黄浊的急流。
这条黄浊的河水每年年底都会泛滥一次。(Fidelis Chin供图)
刺激的激流泛舟。(KK Ooi供图)
红泥石互相摩擦后产生的色素,山导用来给我们脸上画迷彩。
山导给我们每个人画的伪迷彩。
河边野炊。
全体队员与山导合影。
我们住在河边的旅舍,设备极其简陋。因为每年年底,整栋房子都会被高涨的河水冲走,所以不能装修得太好。(KK Ooi供图)

别说其他人,就连我亲妈都会问,难得挤出时间旅行,怕虫更怕蛇的我,为什么不舒舒服服地度假,非要这样折腾自己啊?搞到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受虐体质。

虽然我每次背着沉甸甸的背包,在森林里走到脱力,脚步错乱时,会后悔,嚷着要回家。但却总是在一走出森林就开始满脑子都是下一个行程,心里觉得刺激得不行,全然忘了前一晚我是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折磨。我这大概就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也庆幸我神经如此大条才能让我不断折腾下去啊。

( 记录于2015年的大汉山之行 )

Stella黄彦霖 | 特约
世界那么大,都想去看看;奈何钱包那么小,太远走不了。只好在附近溜达。喜欢大自然,也喜欢人间烟火味。
【 热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