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专题

异乡过年大不同(下)

2020 年 02 月 03 日
目前在台北艺术大学就读电影创作学系研究所硕士班的导演何和威,对于生活和社会时事议题保持着热情和好奇,台湾留学的这段期间让他感同身受和难忘。

上周,《观火》团队访问了远嫁来马来西亚,在我国度过第四个农历新年曹惠娴,今天,《观火》团队专访了身在异乡过年,并度过第九个年头的大马游子何和威,听他在异乡过年的精彩故事。

何和威,来自马来西亚霹雳州,目前在台湾已经有九年了。他说,在异地过新年,一开始是第一年时会比较不习惯,因为台湾会有冬季,冬季不是很明显的下雪,但是气候变化从夏天转秋天春天到夏天,变天期间比较影响身体,比方皮肤会痒,包括生理上适应还有日常的作息。

他指出,第一年会比较不习惯,包括食物方面的味道,因为我们在马来西亚已经20多年了,对所有味道的记忆大概就是偏向辛辣、香料辣,比较重口味的。在台湾这段期间比较需要适应一些单纯简单的调味,第一次吃到阳春面或是牛肉面,会觉得味道偏平淡一点,但是后来慢慢的季节的转换,你会发现说要一碗热汤和有面类(碳水化合物)就够了,之后第二、第三年,就开始慢慢习惯台湾的饮食。

“还有不习惯的方法是,就是说在这边的相处模式,跟老师、跟同学或者跟外面交朋友的打交道的模式,大家比较勇于表达自己的想法跟意见。”

何和威在台湾深造期间喜欢趁暑假寒假旅游,曾骑脚踏车、搭乘火车环岛两次,环岛过程台湾人的情味及风景叫他印象深刻。


两地过年,有什么不同之处?

何和威说,他住的地方比较偏台北,其实每到这个佳节的气氛时候,很多人会回自己原本家庭的家乡,可能回南部或自己的家乡,其实跟马来西亚吉隆坡和槟城都很像,一过年的时候大城市都会变成『空城』,很多外籍劳工和留学生比较得空出来走走,它跟马来西亚目前的城市化的生活方式比较类似。

“在习俗方面,其实我觉得没差,因为马来西亚华人都会非常重视礼俗跟习俗,初一除夕团拜拜访亲戚朋友或是回娘家,在台湾都有,我觉得最大差别就是整个季节变化,比较不同,因为在台湾你真的会感受到天气变冷这一回事,台湾比较流行的是『走春』,比方说初三初四会出去外面走走,看樱花接触大自然或市区老街走走之类。”

传播系毕业及研究所深造的何和威,对于台湾近年来婚姻平权的议题深感兴趣,他觉得相较于马来西亚的社会而言,人权的平等这一块台湾对于多元的包容是非常广和接纳度很大。


在异地过年最难忘的事情

何和威说,在台湾他比较难忘的事情是,很多社会新闻所发生的事情,都会在你的周围,因为在这里待了九年,参与了政党的交接,包括2012年、2016年以及2020年,所以他觉得整个政治含义涵盖了,整个政治狂热它是涵盖了所有的人民,这一点其实还蛮难忘。

“还有最难忘的一点就是,关于婚姻平权这一块,因为在马来西亚相对于比较保守,因为我国有宗教敏感。刚好台湾在这几年来宪法释宪后专法三读通过,在街头的呈现会比较丰富跟热议,尤其是前年公投(婚姻平权)之后、到去年五月的时候宪法通过,刚好这几年在台湾所体验的,人民的权益、性别,街头参与都觉得非常丰富和难忘。”

 

2016年的寒流造成台湾多个地区低温,很多海拔低的山区都下起大雪,是台湾近70年以来的天气奇迹,何和威在这段求学时期遇到霸王级寒流,与雪景合影。


融入当地社会

他指出,在这几年,其实之前有一阵子跟马来西亚同乡同学分享过,会觉得其实不是想不想马来西亚,或是怀念马来西亚这一回事,这九年学习的态度就是你去融入一个社会、融入一个国家甚至融入一个团体里面,所学习的东西,毕竟你在马来西亚比较少的机会去接触你想要学习的东西,这九年学习的东西体验感很重,以后出来社会的时候完成自己学业之后去实践更好的经验和接纳,还有去实践它。

“身为一位在海外求学的学生,其实比较感动的一件事情是,你所看到的东西在学习的同时,实践某样东西它直接性的在社会资源直接的看到,比方说我们在学新闻传播的时候,很多时候我们在新闻电视、报章、杂志,所有社群媒体讨论,这类讨论度只要到现场,或是你所接触的里面,它其实会很直接很快的,你只要直接到那个目地和地方,你会直接看到。这包括了政治和街头上的东西。”

“另外,我觉得比较感动的一点是,它很多文化呈现有相关圈子去接触,比方说我们在学习电影,很多策展、影展,播放影片之后,或是你在制作影片的时候,政府和相关的单位他们所举办的活动,直接性的在你面前,就算你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观众群众或是影迷,你在参与的时候,跟影人直接接触,跟整个团体团队接触比较强,比较没有距离。整个过程,对于你的相关学业,整个学习的东西,它的连结非常快的,和非常直接的。”

从新闻传播界到电影人

他说,其实这段期间在台湾学习,他的身分从大学的传播系学生到研究所的电影学生,再从新闻传播界到电影人这一块,学习非常多,非常难忘的,因为在台湾整个产业她其实非常艺术资源、影展的丰富性是非常高的,很多时候身为一个媒体或是电影人,文化跟电影策展里面我能得到的讯息和资讯,观影的感受和体验是非常高的,高于在槟城跟吉隆坡的体验。

“再来就是做为一名学生,获得到良好的待遇,从教育体制到优惠,你去选择生活上的便利,都可以享受到台湾政府对于你的协助跟帮忙,只要你是中国以外的华裔学生,台湾人都会称呼你是侨生,侨生在台湾求学其实会获得非常好的保障,这点我是非常的难忘,无论是健保或是在校的申请奖助学金,跟求学的状况,很多资源和知识都在等待你去安排和自己去挖掘,其实我觉得在台湾这九年,学习是非常愉快的,也是因为长期的融入跟积极度,是非常好的人生体验。”